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文明的差距

傅红雪的刀2018-06-21 08:57:40

一个距离社会很远的人,得以窥见文明;这也是很千奇百怪的荒诞事儿。但是,距离社会很远需要实力,要么可以钻木取火,或者会茹毛饮血。否则,社会不会轻易抛弃你,而是变着法儿让你有身在其中的自觉;所谓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不是没有温暖的体悟,要说自己的环境本身还算宽松;我要是老板,不会今年年末找自己谈话,可能五年前就谈了,还不是让人带话的形式,一定是当面说说清楚,要么干,要么滚。同学很挂念的,还特地发来信息,宽慰开导,而且说到自己艰难的过往,让我这潮冷的心,有升腾的火意。


曾几何时已经是个不读书的人;想起古代的那首乡野小句,举秀才不知书。可是生活本身的阅读,随着岁月的蔓延,不死不休;凡所见处,以我看来都是文明的差距。


不能说,人过半百;但已近四十。不出意外,另外如果还有四十年,也是同样的过,甚至一个不好,还会每况越下。以前这点很难想象,今天这种念头经常逼近心肺,艰于呼吸。年关将近;其言愈哀。不知曾几何时,非常喜欢看学生时代的影视作品,不知是缅怀过去,还是因为推迟或者提前思考所谓的心理学上必须的那几年,人生意义。当然,某个意义上,思考和停滞是一个词,无用的别名;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才是人生正道。


江苏卫视基本上是我开电视必然看的频道;或许是因为一个节目,非诚勿扰。曾有某个知识分子味道极重的媒体人及其夫人非常鄙夷的说,那个节目有什么好看的;可是我觉得观察人情世故的最好场所,哪怕很多人看来那个就是真人秀,秀而已;我仍然觉得这个说真话无论如何还不至于杀头的社会,在节目上的张扬未必就是表演;可能那就是真实。非诚里很多鸡汤,听听别人,想想自己;也是一件偷乐事。比如上次某个男嘉宾说最会哄女孩,孟非和姜振宇立刻很警惕的说,你这个事儿也敢说;老是哄老是哄,她会一直觉得自己没错,这个事儿老司机们没人敢说;我这种感情白痴,从年轻到中年,如果不看这个节目,一直觉得会哄女孩难道不是男女关系里的应然麽,所谓政治正确麽?是的,现在才能体会,孟非说的对,这事儿,压根不是哄不哄的问题,不是赔礼道歉的问题;良好的互动,不是这样的,没关系的。比如,经常看到目的性很强的人和事儿,可是对于那种没有目的的眼睛反而越发青睐;每个青涩的男嘉宾和实力欠佳而落选后,都有人总结总结,可是你明显感受到,这个总结的苍白和空洞,总结的空洞乏味,被总结的承认总结的内容更是如此。里面总是很多的点儿,很耐人寻味;比如一个青涩男嘉宾,说自己不喜欢人情世故,不喜欢撒谎,孟非很敏锐的感觉到这话里的话,就问,你觉得人情世故必然撒谎么,男嘉宾是一个设计无人机的工程师,脑子很快,就说,这两句话没有必然联系,老司机孟非只能说这两句话连着很意识流;其实,这里面信息量很大哦,第一,生活里所谓的人情世故和所谓的情商莫非不大多数是要扯谎的么,虽然某某情商国学商务骗钱大师大言不惭的总结道,我们的扯谎都是为了对方的感受,是故我们的生活太复杂,我们把大部分的精力这么复杂的活着,小到我等碌碌无为的老百姓,大到政治家和科学家,都无法隔离这种所谓的与人为善的孜孜不倦的扯谎,我们有个特有的名词,善意的谎言。孟非其实估计很想自以为睿智的说,你看,这两个没有必然联系,如何如何。第二,这短短的数秒,中国式的狡黠就获得了胜利,这个貌似老实的理科男,很聪明的意识到自己这么说,会得罪很多人;他很聪明的,很人情世故的,果断的否定了自己本初的想法;连一个声称自己憎恶人情世故的人都如此的世故。信息量大么?缘分这个词很抽象,看多了非诚就能感受到缘分就是需求不同,是人与人的不同需求酿造了不同的缘分;一个活泼中二的小巧美女青年就喜欢一个木讷的高个健壮宝宝,虽然这种事儿不是什么公理定理,但是一定是某个点儿戳中了,方得如此这般;很有趣。如果说简单了;也无怪乎就是两件事三件事;第一容貌,无论男女,都有花痴的一面,为了一个姣好的容貌,舍生忘死可能严重了,但是还是很多人的首先的反应,荷尔蒙分泌的最原始的动力之一;第二,社会的容貌,比如对答是否得当的能力、人情世故与否、学历履历、财富、权势,因为非诚的娱乐色彩鉴于目前的政治氛围,权势者也不缺这个,故而,事实上最牛的催生中国式荷尔蒙的权势在非诚里反而没有应有的体现,就算有,也是企业的和隐喻的,比如所有的女人都像是孟非的女儿,孟非的话无论是否睿智、无论轻重,大家还是都能接受,这点其实就是权力的某种特质隐喻其中;当然,大部分人不会这么看待这个问题。当然,非诚的好看,孟非大部分的功劳,尤其今天;他很多时候是睿智的,只是有些时候的问题,不是他的问题,而是文明的差距;比如对于人情世故的态度,他的态度很务实,但是,那样的态度,何尝不是助长了某种特质文化的滋长。此处省略一万字。


大概有一个月我的电脑没有关机;夜里就是自动播放各种节目;实话说,我也没有看,但是知道昨天我才觉得这种日子极大的打扰了我的休息,这样基本上睡不踏实;某夜电脑自动播放了黄日华版的天龙八部;实话说,当年觉得这个版本特别棒,尤其主题歌响起的时候,我当年非常激动,心脏扑通扑通的,自己都听得到;年幼的时候,当时既粉红,又江湖,这匮乏的教育!时至今日,看这个片子的感受就像是看摩登时代,恍如昨日的意思是,和昨天已经面目全非;物是人非事事休而已。再也看不出那种投入的感受。很多人可能觉得我很有批判意识,也许吧,也许是另外一番样子,那就是标准答案背后的压力一下子释放了;标准化的教育,直到有一天意识到这种标准化的细思极恐。一边看,一边似乎寻找了一下昨日之日的感受,可是昨日不再;反而看到游坦之的时候,感觉,这个悲剧人物真的很中国,金庸的江湖也真的很中国。就像有段时间喜欢和年轻的朋友讨论,金庸说到自己的武侠小说大师的身份的时候为啥总是羞羞答答的;因为查老爷子本人很中国。知识分子在传统中国最光宗耀祖的事儿绝不是写小说,当然也不是搞科学。而是学做人,搞权势。有个听起来很棒棒哒的句子,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升官发财之谓也。


游坦之,也许年轻的你我曾经觉得这个人的爱情谦卑而惊心动魄;为了阿紫,可以生,可以死。这个意义上,死了阿朱的乔峰,就只能说觅死的萧峰;死本身就是解脱。可是,再想想;不知道是不是世界上到处是这样的爱情?游坦之的爱情,是甘于做奴隶;那真是你纵虐我千百遍,我都待你如初恋;被用来试毒近乎自残和自杀,游坦之只是希望在阿紫心里有一个位置;也许初哥游坦之先生和很多年轻人一样,觉得爱情对象是自己的全部世界,为之生死,乃心之所愿。可是,尊严,这一课,不知道是不是缺少的民族课;再谦卑的爱情,也不能没有自己的自尊。不说阿紫心理不成熟也好——貌似有人曾经考察过这种不成熟及其极端行为背后的心理机制,后天教育失败也好,丁春秋老先生的弟子专门喜欢两件事,第一就是高唱万万岁,第二就是高唱一统江湖;这个意义上,阿紫是个失败品,她只是想活下来,拥有自己的爱情;她对乔峰何尝不是欲求不得,辗转反侧,甚至因为爱他所以要杀他。这个凶残成性的女人,就像三国里那些靓丽的女主角一样,哪里有爱情的权利和能力,在中国式的江湖里,生存很快就能压倒一切,包括爱情;畸形的爱情产品,可以千奇百怪。鼓吹甄宓和曹丕的爱情,还是鼓吹司马懿和张春华的爱情,都是YY。纵然有,也不过是祁同伟与高小凤的另一种表述;权力和美色,后者永远是被动的被压榨的无能为力的;这像极了标准答案范本,尤其是判断题,你不能说其他的,yes or no而已。不说这些,游坦之的爱情也是卑微的,他不是美色与权力中的一环,这就是普通的资质低下男人的悲哀,你不是美色与权力中的一环,你需要的爱情,美色在长期的美色与权力游戏里已经习惯了被动且标准答案似的选择生活,另一个命题婚姻改变命运呼之欲出;然后,这个时候游坦之跳出来,就是小丑的形象;问题是,金老爷子很人性的写的是,他小丑的很认真。武侠有没有权力结构呢?当然。有功夫能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客们,不是凡人,而是超人,他们是权力的执掌者;这个江湖里,没有提官府或者很少提,就算提,也降至江湖层面,用武功的高低来品评权力体系中的位置;乔峰是权力巅峰的人物,所以,才能和契丹大王结为兄弟,成为辽国南院大王,而且几次三番弃之不受,非矫情,就是真的看不上啊。武侠小说的世界里,巅峰强者还在乎南院大王么?寻求权力庇护和精美爱情的小萝莉阿紫,一心念兹在兹的就是乔峰这个准姐夫。对于游坦之的残害,不过是给姐夫报仇;而且对于游坦之的爱情,她完全是视而不见的,我不能说她错了,感情无所谓对错,但是,她对待人的态度是错的,残害同门欺师灭祖这样的帽子扣起来没意思,但是她对待所有的人都是一种残害取乐的态度,可以说这种态度,不是轻飘飘的说他幼稚就能通过的;在刑法上是要负刑事责任的。这点,金老爷子笔下的大侠,我们习惯讲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大侠萧峰,是完全意识不到的;是的,不是萧峰的问题,是文明的差距;为国为民的大侠萧峰,求死,为了人民,可是人民是谁呢,那些被阿紫残杀的人是不是人民的一部分呢?我们大部分在看的时候是没有任何质疑,就轻而易举的接受这种逻辑的;甚至你问一个看天龙八部的小孩子,他都会振振有词的告诉你,阿紫觉得那个人要害他,或者她要练习神功,故而杀了人,都会说的轻飘飘的;那浓密的血水渗透在从北到南的大地上,却没有任何的质疑,从孩子到老人;我们习以为常。游坦之不过是人命和人的尊严不值钱的国度里,一个小小的缩影;甚至我们像喜欢某种小品类型一样喜欢这种小丑带来的快乐;我自始至终看到这种残虐,我都不快乐。我知道大部分人在欢呼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过也是一个游坦之,不明显而已;回到孟非的问题,人情世故办公室职业往来和说谎有没有关系,和尊严有没有关系?大家想想。



那天我去隔壁的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奇迹男孩。是的,和我看不是问题的问题一样,我一个人看的开头;后来又来了一个妈妈和女儿;偌大的场地,只有三个人。谈不上的好看,但看到了人的尊严的正确打开方式。奥吉是一个生来相貌奇异的男孩,不忌讳的说,他很丑,像小怪物,看到他的容貌不由自主的不舒服。于是,上学的第一天就被同学嘲笑,这个电影就是讲述男孩奥吉如何交到知心朋友,讲到孩子们的烦恼,等等;奥吉没有像中国网络神剧男主一样穿越,成为相貌俊美的权力巅峰实力派,也没有像丑小鸭变天鹅那样的北欧童话一样具有戏剧性的变化,他一直很丑。可是,异国度里的人们的政治正确是,他的容貌与生俱来无法改变,可以改变的是我们看待他的态度;在正确和善良之中一定要选择的话,请选择善良。在我看来,就是说,要尊重每一个人,哪怕这个人如此的与众不同,以至于让你觉得恐惧的容貌,只要你能看懂他的有趣的心,像对待一个人一样对待一个人,你就会成为他的朋友。人性,人道性,尊重每一个人;这是一种异己的文明。嘲笑别人的缺陷,利用别人的感情,残害同类的阿紫,和被残爱仍然乐在其中的游坦之们,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这个破电影怎么就奇迹了;难道不应该是穿越十亿光面,成长为宇宙王者,然后戏弄之前欺负自己的同类杀掉他们,才配称为奇迹么?是的,文明的差异何止十亿异次元时空。主人和奴隶,君王和嫔妃,霸道总裁和小萝莉,大侠和被解救群众,明君和臣子,闷骚御姐和光棍霸道武道巅峰型哥,才是我们的大众欣赏品味;成王败寇适用于一切领域,适者生存是所有人的终极指导哲学;金钱和权势是最后的推动力,否则都未必称之为人。如我之前所言,不说肥皂剧武侠片,就是中国游戏,谁玩谁知道,没有什么策略游戏没有什么游戏技巧,最终的一切一切,都是人民币万岁;最近玩的一款小游戏三国群英传,玩了两天,发现真有英雄充值上万上万,然后游戏配合的出了很多设置,比如城市建筑只要有钱可以无限升级,没钱就熬时间精力;比如有神行千里月卡夜访偷袭月卡。。。。各种各种,很多没钱的大学生中学生,就夜里定闹钟防止别人偷袭,土豪们就花钱买平安;游戏出台的活动统统让一个玩家凌虐另一个玩家,然后弄个排行榜,从而形成竞争局面,让不堪其辱的人要么退出要么充值。这么说,之前有一个统计数据,讲的是有一批稳定的游戏玩家,绝不是什么意志薄弱的无行为能力人,他们在游戏里休闲娱乐甚至激发创造力和创业热情;在中国有,外国也有,北欧也有;但,充斥中国的游戏类型全面金钱化;消磨年轻人的斗志,甚至中年人的斗志,甚至我敢说最能反映中国阶层分布,而且大家已经能够完全接受的地方就是中国网游。这款小游戏,我作为一个潜入者,默默的倾听,倾听那些游戏玩家的喜怒哀乐激昂和沉沦;我听到的是各种迷惘各种情绪嘲哳纷繁;某某区89天就天下一统了,所有的盟都是XX王者,不被王者联盟收服的,就打的他退游;某某区一个人民币玩家充值20万,不服从管教,被某王者联合各个人民币大牛打的退游了——因为人家联合一起的人民币大于20万而且枪杆子里出政权啊,权势滔天的某某王者联盟一定要统一天下,服从的都是臣子,逆我者亡顺我者生;我听到某某区,规定,排名前十的联盟才可以挖高级矿,否则就被整体报复;我听到,某某区,各个大盟联合起来制定了规则,某些盟只能说奴隶盟,必须纳贡称臣,每天多少万的资源供奉。这是一个小游戏,你要是仔细听,仔细听;你听不到魔兽的呼喊,听不到平等尊严互助的社会精神,你看到的都是金钱权力倾轧残杀暴虐对 尊严的一次又一次的挑衅,所有的对于金钱和权力的反抗都是失败和绝望。我们老了,或者行将老去,玩不了几个游戏了;可是我们的孩子,他们无可避免的会接触游戏,中国的网游,他们会从中学到什么呢?金钱至上,权力万能,人情世故大于天,如何抱大腿。一个玩家,私底下这么说,我们都是羊,在狼群的夹缝里生存,土豪的意志在某个区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是的,多么痛的领悟;我们都是羊。很久很久 以前,那个靠巨人发家 的史玉柱开了一款游戏,叫征途,我们还在为该不该让人民币玩家直接升级,该不该开箱子,到今天,开箱子已经是常态,人民币最牛,已经不需要任何的讨论,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权力、垄断、金钱,万能;知识、精力、努力,无力。何止于游戏?


说什么校园欺凌。奇迹男孩里,嘲笑别人容貌就是欺凌。在中国呢?暴戾之气在金钱和权势的背后呼之欲出,所有的互助都是在关系圈子的范畴里,在无害利益的前提下才能短暂的行走。从清高自诩的知识界,到倾轧成性的ZS界, 到虚拟逃避也好休闲娱乐也好的网游界。。。。。。


最近有一部很精致的电视剧,很精致,很怀旧。每一个时代有一个代表的流行歌曲电视剧电影等等,那个片子里都有体现。就是上海几家人的几十年日常生活。名字叫,我的青春遇见你。里面基本上讲了这三四十年的变迁,从改革开放之初,家国单位的复杂关系,人是单位的人,稳定工作,国营企业的售货员和压路工,都是光荣的职业;讲到后来小个体户经营,全民炒股时代,全民投机时代,华侨的谦谦君子,国人的穷凶极恶,陈也,一个善良的小老百姓,从踏踏实实的技术工人,到一个只知道炒股投机的小市民,人生起落,本身塑造的是一个无所谓对错无所谓成败的人生样本,但背后隐藏了几十年的时代变迁,扁平化的一般人之间差距极小的时代过去了,踏踏实实工作甚至被有人称之为愚昧的时代过去了,狗苟蝇营的时代到来了,但弄潮儿牵头者是谁呢?没错,绝不是陈也这样的小人物——说绝对了,很大概率上不是。招娣和她妹妹的婚姻选择,就很有代表性;其实,大部分情况下,招娣在现实生活里更憋屈,她妹妹过得按国人的标准更幸福,虽然剧情很一如既往的诠释了“因利而聚利尽人散”。区域发展的不均衡在电视剧里很好的体现了;云南的陈家女儿,和上海之间隔着几个时代;陈家女儿的女儿来到大上海考艺校的时候,很多表现,让大上海的人们侧目;三十年前的上海以今天的我看,仍然觉得很不错了,工作环境,人物素养,商务服务水平。偌大的国家,每个地域之间的隔膜,往往也是某种文明的差异;当然,此文明非彼文明。值得欣慰的是,这个电视剧里面似乎让一个小人物保持一个绝对善良的品格;让他老婆招娣也保持一种对这种善良的人性的体会和尊重。但这种善良在这个社会往往让自己的家庭饱受某种折磨甚至磨难,编剧不忍心这么说,我可能比较残忍。



无聊的总结点别的:这个国家的游戏基本上没有游戏的价值,如果你没有学会顺从奴性和无所谓的生存的话;电视剧偶尔无心的揭露了社会的原貌,综艺节目也是。距离某种更文明的状态,有点远。退回家里来吃碗面,然后妄言,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为什么太阳这么红,却还是这么冷?”


 

小编  |  阿达

有温度的刊物  接人气的法学

没有你,江山再美

也是浪费

小编微信号:  wx_afan

欢   迎   关   注

想象法学一脉

免责声明: 本刊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音乐及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觉侵权,欢迎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