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木子章回小说 戏说人生(第十回)

土包子李2018-06-21 09:36:29


纯属虚构   切勿对座


         (十)

 

 古诗云:“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生活在草堂的杜甫老先生深情赞美春雨无声润物、不求人知的高尚品格,在那个时代是真诚的。

我们来继续王葫芦的在春天里的故事。

这个春天给古镇带来了诸多商机。由于古镇是南北通衢之道,铁路修建正逢其实。因为涉及到古镇所辖一个村里的土地,恰巧在这一片土地上建设一个站,这给了古镇发展的一个机遇。


这些年,古镇的群众走向富裕路概括的分为几种。

一是靠矿石致富。在方圆几十里的大山上,原来有一个公营的石矿。过去几十年,不知何原因,矿上一直没有真正红火,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倒闭。倒闭的山依然沉寂在那里,而曾经拼搏的工人们早已远离。附近的山民和古镇的群众自发的到山上寻觅“宝藏”。几年下来,开矿的人有的倾家荡产,忍泪舍弃;有的锲而不舍,终于立下足。没有想到,随着经济的发展,矿石受到青睐。一夕之间,走俏的矿石风靡全国。据说,有的老板每天在家就是数钞票。矿石的走俏,成就了古镇一批人。

二是靠商品集散地致富。古镇是“名镇之一”,当然有它的天时、地利、人和。祖辈传下的手工业者走上前列,接着土特产、加工成衣和销售者紧随而上。数年间,造就了一大批事业有成者。

三是靠娱乐致富。古镇鱼龙混杂,各种娱乐场所应运而生。南来北往的人齐聚古镇。一些具备条件的业者据此在数年间暴富。同时催生了古镇的饮食业,不少靠一方面娱乐一方面饮食而赚了大批钱财。

四是靠交通便利致富。这些人中,有依靠交通工具的,有靠交通便利卖当地河沙等赚钱。


王葫芦则属于靠建筑赚钱的人。

王葫芦把自己的小姨子送给了曌海天,是曌海天的所能相信人之一。而对于宛亮来说,王葫芦就是他的恩人。

王葫芦的施工的路已近尾声。

这天,天上飘着淅淅小雨,古镇上空是清凉的。没有浮尘,残叶破枝,人们的心情随着沁人心脾的春天而高兴。当然,王葫芦更是比其他人轻松兴奋,因为宛亮又邀请了他。

在一个偏僻的茶餐厅,宛亮品茗着云雾山上新采摘的绿茶,心情比较舒畅。这半年,因为受到一个朋友在古镇娱乐场所突然死亡的惊吓,对于女色,宛亮远离了许多。偶尔间,他会回到江淮市和端华、柳翠翠亲热一番。在古镇,他轻易不到娱乐场所。他害怕再出现类似状况,那么他就彻底毁了。妻子寒梅曾经问古镇这件事情,他搪塞过去后,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尽管如此,寒梅还是说道:“我听人说,死者是你一位不错的朋友。朋友死了,你的内心怎么想?是桃花运的英雄,还是桃花运的殉葬者?”他回答不了,只是嗫嚅道:“你也希望我这种死法?”老婆寒梅不语了。

王葫芦来到了茶餐厅坐下。

宛亮说:“王哥,现在有一块肥肉,你要不要?”

“当然要。”王葫芦回答很干脆。

宛亮说:“垫支把土地征用过来存放砂石料,建起了站台,可以再征用周围土地。”

王葫芦在心里算算很是划算,就答应下来。

宛亮说道:“王哥,我也算给你弥补一点。”

王葫芦笑着说:“自家兄弟,说这些干啥。”他接着问道:“曌怎么看法?”

宛亮默不作声,只是笑笑。王葫芦不再问。

饮下一口茶,王葫芦说:“有人竞争吗?”

“当然有。看你怎么摆平。”宛亮神秘的告诉了内情。

王葫芦诅咒道:“该死!”

宛亮站起来说:“咱们找人玩麻将。”王葫芦立即把茶钱放在桌上离开。

没有几天,古镇一位做矿石生意的老板莫名其妙的被人在回家的路上打伤。照例,被打伤的人没有报案。


在古镇,特别是属于“江湖出身”的人,有一条不成规矩的规矩,就是不论任何涉及利益之争,要么是拳头和棍棒解决,要么是私下协商解决。但有一条,就是不让警方介入。即使打伤了,也是有双方都看中的人出面协调解决善后。

王葫芦过去没有参加这些,因为他自认为是外地人。但是近两年,随着宛亮在后面的支撑,他加入了“江湖”。

被打的老板也是“江湖出身”,虽说不缺钱,但是在古镇没有后台,他只有忍气吞声找到王葫芦赔罪。

王葫芦聪明,他安慰了这位带伤的老板,答应他入股,并且由这位老板主持工程。老板长叹一口气说:“挨一顿打,值!”

宛亮听到这些,笑道:“王哥,你越来越有老大的风采了。”

王葫芦笑笑。

其实,王葫芦正在争一块土地开发。这块土地各项手续在过去由江淮市已经批准了的,只是建设问题。

由于原来土地拥有者煽动群众要求要一部分门面房,所以迟迟没有开工建设。

王葫芦找到了小姨子商秋。


商秋办的学校近年来招生工作不景气。有钱的人把孩子送到江淮市师资力量比较好的学校去了,没有钱的人只好在古镇上公立学校。面对这个收费很高的古镇“贵族学校”,很多人望而止步。

商秋焦灼,即使刘顺杰来找她亲热,她也只是敷衍了事,弄得刘顺杰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对于刘顺杰,商秋是有感情的。他是她人生上的知己,她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献给了他。但是烦恼有时压抑性爱,而性爱激情过后又是更大的焦虑和失落。

刘顺杰安慰道:“真是不行,干脆调到一个学校去算了,没有必要操心。你看,你的皱纹都上来了。”

商秋爱美,忙惊问道:“真的?”

刘顺杰开玩笑说:“老太婆都没有的皱纹在这儿。”说着用手指下商秋的身子。商秋笑着用手打了他一巴掌。

商秋说:“我得去找曌书记,让他帮忙。”

刘顺杰有些吃醋道:“人家都说你和曌有一腿,真的吗?”

商秋半真半假逗刘顺杰:“真的。他比你懂女人的心。”然后话锋一转道:“男人没有一个好家伙!山西老陈醋涨价了!”

刘顺杰依然带着一种伤感说:“我真不知你在追求什么?现在也不小了,是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商秋带着无奈说:“我已经说过,我不会嫁给你的。这辈子,我也不会嫁给别人。”

刘顺杰不想谈这个话题,就给商秋讲一个夫妻笑话:“我给你讲一个猴子和卫兵的故事吧。”

商秋知道刘顺杰在工作中遇到许多“黄色”的东西,就说:“我不笑,不算事,要罚你。”

“怎么罚?”刘顺杰道。

商秋扭头笑道:“你明白。”说完大笑起来。

笑得弯腰的刘顺杰说:“我要是让你笑了,不就罚不成了?我不讲了,我甘愿受罚。”

“想的倒美,快讲!”商秋笑道。


刘顺杰故意板起脸说:“有两个成名的画家,因为婚姻都有过出轨的记录,所以互相不信任。一天,丈夫出门,妻子害怕丈夫私通,就在丈夫器官上画了两只小猴子。当丈夫的也不放心,也在妻子私密处画了一个卫兵。当天晚上,丈夫回家,妻子让丈夫检查,发现两只小猴子固然在,但是位置不对了。妻子说:‘猴子位置不对,看来你到外面出轨了。’丈夫辩解。妻子说:‘我那两只猴子在靠近草丛里,现在快到头了。’丈夫说:‘猴子是会爬树的,早上在草丛里,现在爬上树顶是正常的。’说完,丈夫检查妻子,见原先画的卫兵在左边站岗,现在到了右边,顿时大怒。妻子说:‘守门的卫兵不是经常换岗吗,早晨在左边,现在走到右边很正常啊。’丈夫大骂:‘胡说八道!’妻子冷笑道:‘只许你的猴子爬树,不许我的卫兵换岗吗?’……”

刘顺杰还没有说完,商秋已经笑得倒在床上。

商秋骂道:“是哪个出轨的文人瞎编乱造的笑话……”

商秋到曌海天办公室的时候,恰巧汇报事情的人离开。商秋就讲起刘顺杰讲的笑话,惹得曌海天大笑不止。他笑着说:“我不能画猴子和卫兵,我必须上一把锁才行。”

商秋也笑道:“要上锁的话,必须好几把。还有这里。”她指着自己的身子各处。曌海天笑骂道:“小妖精。”

接着,曌海天也讲个笑话:“一般人酒醉后乱性,有时说实话。一个人醉酒后回家和老婆睡觉,半夜里突然醒酒,慌忙穿上衣服,他老婆迷糊中问道:‘你半夜三更穿衣服到哪里去?’丈夫很本能的回答:‘我要赶快回家去。’你想想,他老婆气恼不气恼?”

商秋道:“都是你们男人的欲望太大。”


曌海天看着自己身旁魅力十足的商秋说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上大学那些年,看到他们卿卿我我,我很羡慕,于是效仿。但是离开校门,很多是牛郎和织女,慢慢地,各自重新找到自己的那一半。我知道,人的感情最纯真的是初恋,初恋刻骨铭心。所以即使回来找到另一半,感情也掺了假。这就是许多男人越轨的源头,包括我。”

商秋突然感动起来,这个在古镇从来不外露自己感情的男人居然敞开了胸怀。不管如何,他对自己还是有些真心。但是自己呢?逢场作戏?她有些茫然。

两个人谈了许多感情上的东西。商秋发现,自己许多的观点居然和曌海天的惊人一致。同样,曌海天也仿佛找到了自己的知音,很是高兴。高兴之余,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发热,在膨胀。

有人敲门进来。

办完事,曌海天望着她。

许久,商秋想起自己学校事情来。她和风细雨的向曌海天诉说着,曌海天静静听着。完后,曌海天问道:“你想干什么?”

商秋道:“学校继续维持一段吧。关键我必须腾出身做点事情。”“做什么?想好了?”曌海天抬起头看着商秋。

商秋笑道:“我能做什么?开发房地产不懂,做大生意没有本金。我看那家厂出来的废料让我经营罢了。”

曌海天笑道:“你是真会选,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生意是暴利,多少人掂着钱往里面钻营,想分一杯羹。”

商秋说:“那家厂虽然归属于市,但你是古镇天上的阳光,他们离不开阳光。”

“我是阳光?这比喻好。从来没有人这样比喻,不愧是教师。”曌海天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感。“我明天就去找他们,让他们把活计给你。不过,一定会做。”

商秋笑道:“我有的是人!”

……


商秋是高兴的,因为不用送礼,不用出头就得到了别人望眼欲穿的大宗生意,况且签订的合约是三年。三年,赚的钱足够了!虽然她是教师身份,但她知道,现在有很多人一方面拿着国家工资,其实没有上班,在做第二职业。

商秋立即找到刘顺杰农村的一个表叔,让他全盘主持日常工作。她又找到姐夫王葫芦,让他出资买了几辆二手运输车,算入小股份。王葫芦知道这生意赚钱,就和商秋开玩笑说:“入股的事情算了,你要是赚到钱,送我一辆好车罢了。”

商秋知道,光是这几辆二手车已经花费了姐夫十多万元,现在只要一辆好车。她也爽快答应道:“我送你一辆很好的车。”

王葫芦笑道:“不要宝马也不要奔驰,因为我不爱张扬。车子只是代步工具,只要发动机好就行。”

    商秋知道,姐夫又揽到了一条路,很是赚钱,不会在乎这些。

姐姐商叶听到古镇有些人闲言闲语议论,就提醒妹妹道:“你快找个人嫁了吧,不然都成了老姑娘了。”

商秋用眼瞅瞅姐姐,说:“我为什么要嫁人?”

商叶忧虑道:“古镇的人说,你姐夫送钱,你送人。那个姓曌的王八蛋是欺负咱们。”

商秋笑道:“姐姐,那是吃不到梅子说酸的人!”

商叶担心道:“送些钱倒没有什么,但是你是一个姑娘家,风言风语的,你受得了?”

商秋不置可否道:“姐姐,你不要操心,我这么大了不会把握?再说,我虽然和曌海天走的近,但是我有原则,不会上当的。至于找对象,我是不会的,你也别操心,大不了到时收养一个孩子。”

商叶说:“傻子,你又不是不会生,干吗要收养,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不行。”

商秋安慰姐姐:“好了,到时再说吧。”

商秋的确没有时间想这些,因为她注册了小公司,其中还含有销售家电类。家电下乡有补贴,她让曌照顾下,曌海天答应了。

  

商秋在一个繁华地带租赁下五间门面,通过江淮市家电的总代理供应货物,在第三天就正式营业了。商店经理特意聘请刘顺杰的妹子,一个做两年保险的女孩,没有多少文化,人很是朴实。由于曌海天私下打了招呼,一些部门给予了优惠。

废料生意很是赚钱。有时,一些社会上的调皮捣蛋的人和执法方面找茬,刘顺杰出场了。渐渐地,人们都知道真正老板是个女的,能量很大,只是出面少,没有多少人见到她,很是神秘。于是再没有人捣乱了,生意走上正常。

其实,商秋主要精力花费在家电上,她和刘顺杰妹子走遍了古镇每个村子。因为介绍她是老师,所以村民们很是给她面子。

在农村的市场很快打开了。

王葫芦和商秋在各自的事业上春风得意,那么曌海天呢?


欲知下回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