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阅好小说(关注/继续阅读)

微商操盘2018-06-21 08:23:00

燕子小说,官方唯一公众号!


第1章 带着其他男人的照片和他结婚

“夏禾!你竟然带着别的男人的照片来和我结婚!你真是好样的!”

顾泽川拿起那被擦拭得光亮的相框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那破碎的声音让从夏禾愣神中反应了过来,她想要和顾泽川解释,可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你费尽心机的嫁给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嗯?怎么不 说话?”

顾泽川看到夏禾沉默的样子,一股怒火瞬间突然升起,他一把扣住了夏禾的手腕,质问她,可是夏禾始终都没有解释。

她要怎么说呢,她只想默默的陪在顾泽川身边就行了,其他的,她并不奢求。

“因为我爱你啊。”夏禾轻声的说道。

可顾泽川听到之后却毫不留情的笑了,他的笑冰冷又嘲讽,他用脚踢了踢地上那碎掉的相框,冷笑道,“爱我?其实你的心里最清楚,你爱的到底是我的钱还是顾太太的位置,无论你爱哪一样,我都很确定你爱的不是我。”

“这个男人的照片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说完顾泽川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了,那冰冷的背影就好像是一把刀扎进了夏禾的心里,今晚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却那么决绝的离开。

夏禾蹲下身子将摔得粉碎的相框捡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取出那张让顾泽川盛怒的照片,她将照片捂在了胸口,眼泪就像是洪水倾泻而出。

照片上的是一名年轻英俊的男子,那温柔的笑容仿佛天地间最美丽的颜色,可是那样令人动容的笑容却永远只能封存在照片中。

夏禾突然捂住嘴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撕心裂肺,似乎要将肺给咳出来一般,等她手从唇边拿开的时候,一团殷红的血赫然出现在雪白的掌心中,夏禾赶紧去找来纸巾将血擦掉扔进垃圾桶。

夏禾是三年前认识顾泽川的,当她看到顾泽川的第一眼时,她就决定在余生里,她要和顾泽川一起走过,无论多么艰难受到多少人的唾骂她都要陪在顾泽川的身边,旁人都很不解,可是只有她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执着,所以她恳求爷爷定下了这门婚事,却不想顾泽川这么厌恶她。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

这天就在夏禾准备入睡的时候,院子里想起了汽车的声音,刚闭上眼睛的夏禾猛然睁开,她清楚的知道,这里除了顾泽川之外,没有人会来,自从结婚那日当天,顾泽川摔碎相框生气的走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还没等夏禾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卧室的大门哐当一声就被推开了,顾泽川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他的身影有些摇晃,身上还有很大的酒气,夏禾当即便知道顾泽川肯定是喝醉了。

结婚两个月了,这是顾泽川第一次回来,夏禾刚想从床上起身,却被顾泽川高大沉重的身子给压了回去,灼热的气息扑洒在夏禾的脸上,带着浓烈的酒气。

“夏禾,你不爱我,为什么要用那样卑劣的手段嫁给我?仅仅是为了顾太太的位置?你这样的女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你明知道我爱的不是你!”顾泽川鄙夷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听到顾泽川的话,夏禾的心里一阵绞痛,对于顾泽川恶毒的话语,她就好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望着压在自己的顾泽川,夏禾轻声说道,“你终于回来了。”

第2章 做顾太太爽不爽

夏禾淡定的反应让顾泽川的怒气更甚,她怎么可以表现得如此淡定,他很讨厌她这副云淡清风的样子!

“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你不懂么?”怒极强忍的顾泽川再次说道。

强扭的瓜不甜么?她以为只要放一段时间就甜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等待的只是腐烂。

夏禾轻笑着双臂攀上了顾泽川的脖子,在他耳边呵气对他说道,“我就是想要试试强扭的瓜到底甜不甜。”

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耳边,加上喝了酒的原因,某个地方竟然有了变化,身下的这个女人竟然能轻易的勾起他的欲望,顾泽川告诉自己,那也仅仅是限于身体而已。

顾泽川粗暴的撕扯掉夏禾的衣服,柔软的肌肤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毫不怜惜的在上面留下属于他的印记,没有温柔没有情话,他用尽力气在她的身上惩罚报复。

这是夏禾和顾泽川 第一次同房,毫无经验的夏禾被顾泽川粗暴的占有着,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出声,房间里只有两人的喘息声。

“夏禾,你是哑巴么?都不会叫的么?怎么样?做顾太太爽不爽?”顾泽川羞辱的声音在夏禾的耳边响起。

夏禾还沉浸在第一次的疼痛中,听到顾泽川的话,她带着喘息的笑道,“我的丈夫身体力行,我当然是很……爽……”

“夏禾,你可真贱。”

这一夜,顾泽川不知道要了夏禾多少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夏禾感觉到全身像是被车给碾压过了一般,酸痛不易,身边早已经人去床空,床头还有一张纸条和一盒避孕药。

纸条上面写着:记得吃药,别妄想怀上我的孩子!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顾泽川留下的,他不爱她,才不会让她为他生孩子,夏禾平静的拿起避孕药拆出一颗丢进了马桶里,看了看手机时间,和那个女人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她换上了一条优雅简约长裙,遮住了身上斑驳的吻痕,画上了精致的妆容,一切收拾妥当之后,便拿着包包出门了。

来到约定的地点,夏禾看见了那个约她出来的女人,那个女人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一身红衣鲜艳明媚,很有青春的气息,夏禾走到女人的对面坐下,眼神迅速的打量了女人一遍。

“莫菲菲?”夏禾问道。

女人一愣,“顾太太?”

夏禾轻轻的点了点头,默认了,她现在是顾泽川的妻子,自然是顾太太。

莫菲菲啪的一声将一本杂志丢在了夏禾面前,封面正是顾泽川和这个叫做莫菲菲的嫩模,夏禾只是淡淡的瞅了一眼杂志,杂志封面的男人还是那么好看,好看得让人想要占为己有,与生俱来的强者气息透过那薄薄的纸张就能散发出来,不愧是她喜欢的男人啊,眼里闪过一丝苦涩,

标题倒是很显眼,新婚商业巨子顾泽川深夜私会嫩模……

夏禾冷笑,凭着一本杂志就想要来跟她示威?虽然作为顾太太她不受宠,几乎全城的人都知道,可是她也不可能随便就让一个女人给欺负了。

第3章 示威的女人

“你想表达什么?” 夏禾平淡的说道。

莫菲菲妩媚的笑了一下,说道,“我是不知道顾先生娶你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但是我能肯定的是他肯定不爱你,既然他不爱你,你为什么要占着顾太太的位置?你早该把这个位置让出来了!”

夏禾的脸上平静得很,莫菲菲说得没有错,顾泽川是不爱她,但是她就霸占着顾太太的位置怎么了?她是他明媒正娶过门的妻子,哪轮到一个十八线来羞辱?

“哪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夏禾拿起杂志朝着莫菲菲那张嚣张的脸就扔去,她冷笑道,“怎么?就凭这么一本杂志你就来和我谈?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 顾泽川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也想试一下粗糠野菜,我能理解。”

莫菲菲被夏禾的话给气到,她站起身端起咖啡想要朝着夏禾泼过去,不过她硬生生的忍住了,虽然夏禾在顾泽川这里不受宠,但是她的家世背景是她惹不起的。

夏禾低垂着眼睑,扯过一张纸巾从容得擦着自己的手,并且说道,“找我示威的时候,你得想清楚你手里有什么筹码,你什么都没有凭什么让我让出顾太太的位置?难道是因为顾泽川喜欢你?呵呵,别闹了,他的女人有多少,也许你比我还要清楚,我没时间和你耗了,再见。”

说完夏禾站起身潇洒的走掉了,直到走出了咖啡厅,夏禾才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每次都要摆出一副百毒不侵的样子,真的好累,可是能怎么办呢?她不能让顾泽川和他的小妖精们看笑话,她做不到像一个深闺怨妇般幽怨,更不愿意让顾泽川看到她这个样子,

总裁办公室里……

“顾总,今天是太太的生日,您看,礼物该如何准备?”顾泽川的特助徐峰小心翼翼恶问道,因为此刻顾泽川的脸色很不好,他可不敢触他的霉头。

听到徐峰的话,本来脸色不好的顾泽川,那张脸黑得似乎马上就要打雷闪电。

“那个女人也配收生日礼物?徐特助,不该记得的东西就忘掉,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的一切。”

徐峰被吓了一跳,作为一个特助,关于总裁的事情肯定是处处都要上心的,没有想到这次却差点惹怒了总裁。

“那今天也是青莲小姐的生日,您看……”徐峰拿出手绢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小心的问道。

“去年送的什么?”

徐峰恭敬的回道,“去年是送的意大利顶级手工礼服。”

顾泽川想了想,说道,“你去忙你的吧,今年她的礼物我亲自来挑。”

夏禾从咖啡厅出来之后,径直去了医院,在医生的办公室里面,夏禾面色平静询问着一些相关问题,就好像得了病的人不是她一般。

“医生,如果我想要个孩子,有可能吗?”夏禾问道。

听到夏禾的话,医生一惊,随后说道,“顾太太,您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要孩子,本来你的生命就只剩下一两年,如果怀孕的话就要停止用药,这样的话,你也许只能再活一年,甚至也许等不到孩子出生,我建议……”

“我明白了医生。”夏禾打断了医生的话,也就是说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她的身体不允许,她剩下的时间也不允许了。

第4章 遇到小三

她本来想生下一个孩子代替她陪着顾泽川,可是如今连这点奢望都没有了,她失魂落魄的从医院里走了出来,她不想回到那个没有顾泽川的别墅,那里很冷。

可是除了回到那里去,她还能去哪里呢。

空旷的别墅里,只有夏禾一个人,今天是她的生日,却如此冷清,除了爷爷之外,没有人再关心她,如今爷爷去世了,就更加没有人搭理她了。

夏禾的心态很好,就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她,但是她也要自己爱自己啊!所以今天这个生日她也不能委屈了自己,她要去商场疯狂的购物!

夏禾准备给自己买一枚戒指,她和顾泽川结婚,顾泽川并没有准备戒指,看着空荡荡的无名指,夏禾觉得很是讽刺。

就在夏禾认真挑选戒指的时候,她突然听见珠宝店店员激动的声音。

“顾先生!杨小姐!”

顾先生?苏韵表情一滞,这全州城里还有哪个顾先生能让人这般激动?除了顾泽川再无他人。

“顾先生,真爱戒指每位男士一生仅能定制一枚,代表着永恒的爱情,不离不弃,您看需要吗?”店员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对顾泽川镇定的说道。

珠宝店的店员向来会察言观色,在顾泽川的身边跟着一位长相倾国倾城的女子,她身段高挑全身都散发着让人不可忽视的光芒,和顾泽川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璧人,所以店员断定,这位肯定就是顾太太!

夏禾听到 店员的话后迅速扭头看向旁边,果然看见杨青莲挽着顾泽川的胳膊出现在这家珠宝店里,杨青莲那小鸟依人笑颜如花的样子,差点刺瞎了她的双眼。

“帮我定制一枚,戒指上面刻上莲字。”顾泽川想也没有想就直接对店员说道,可见她对杨青莲是有多么的上心。

一生仅能定制一枚的戒指,夏禾的心此刻痛得快要死掉,顾泽川果然爱的是杨青莲啊,夏禾瞬间红了眼眶,他带着挚爱她的那颗心却爱上了别人,这种无力感,让夏禾差点没站稳。

杨青莲从进门开始就发现了夏禾,看到夏禾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挑选戒指,她的心里好不痛快。

杨青莲更加用力的挽紧了顾泽川,同时说道,“泽川哥哥,夏姐姐也在这里,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

其实顾泽川在还没有进门之前就看见了夏禾,所以他才故意领着杨青莲进来,这个女人费劲心思的嫁给自己说什么爱自己,如今看到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还能那么淡定自若,毫不在意么?顾泽川恨极了她那副毫无波澜的样子。

“夏姐姐,好巧啊,你也在这里,买什么呢?”杨青莲换上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走到了夏禾的面前。

这个时候就算是想要无视杨青莲和顾泽川都不可能了。

“嗯。”夏禾淡淡的点头。

之前顾泽川和店员的话她都听到了,可是她还要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真的很难受,就算心里已经千疮百孔,面上却还要表现得完美无缺。






第一章:别人的替身

A城,灯火阑珊的城市,她在这里生活了两年,知道了被人捧在手心是什么滋味。

得知他还没有下班,带着前所未有的喜悦来到了A城最大的公司。

她爱的男人就是这里的领导者,虽然没名没分,但是她爱他,所以毫无怨言的当了见不得光的地下情妇。

捏着手里的检验报告,脸上的笑容就从来没有消失过,直到来到他办公室,因为一声稚嫩的童音,才让她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爹地,我好想你!”

“爹地也想你,宝贝!”

站在门口的林珊珊,隔着未关紧的门,看到了赵北川脸上的宠溺笑容,那双温柔的眼眸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而他怀里的小女孩,是她从来没见过的,精致的脸蛋跟赵北川有几分相似。

一个可怕的想法随即窜入脑海,颤抖的小手忍不住捂住了嘴,不让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不,不会的,赵北川那么爱她,不可能欺骗她的感情,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僵硬的手刚摸到门把,成熟的女声再次打断了她的异想天开。

“姐夫,贝贝可不能再等了,如果再找不到适合的骨髓,她可能挺不过今年。”

办公室里的赵北川因为莫念的一句话,眼神不由得沉了几分。

“姐夫,我知道那个女人跟姐姐很相似,但是你必须明白,她只是一个替代品,一个代孕,只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才能救贝贝,难道,你爱上她了?舍不得让她怀孕?还是舍不得让她的孩子给贝贝移植骨髓?”

“够了……”

带着怒火的双眼,让站在他面前的莫念马上闭上了嘴。

“我说过,我不会让贝贝出任何事情,骨髓的事,不用你担心。”

低沉的声音,让门口的林珊珊惊恐的瞪大了双眼。

她怎么也没想到,和她夜夜欢爱的男人,心底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她一直天真的以为,他不戴套,是因为他爱她,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宝贝,可是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

难受的闭上眼,刚转身,就和秘书撞在了一起,也正是这些声音,办公室的门被人拉开了。

“林小姐,这是你的吗?”

秘书的声音打断了林珊珊的目光,伸出手刚想接过秘书递过来的报告,一只手抢先她一步,夺了过去。

“还给我……”林珊珊想到他们刚才的对话,小脸马上苍白一片,刚准备夺过来,就看到莫念转身,把报告放在了赵北川面前。

“姐夫,恭喜你啊,贝贝有救了,而且已经三个月了。”

赵北川听到这话,双眼不禁看向了同样看着他的女人。

“是不是真的?你们刚才的对话不是真的,对不对?是我听错了,对不对?”

林珊珊带着希望的目光,让赵北川不忍直视,也正是他的沉默,让林珊珊的一颗心逐渐往下沉着。

“妈咪,你回来了……妈咪……”

“我不是你妈……”林珊珊看着跑过来的女孩,忍不住吼道。

谁能告诉她,她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章:林珊珊的决定

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叫她妈妈的女孩,自己爱了几年的男人,莫名其妙的成了算计她的人……

贝贝受伤的眼神,让赵北川的脸色随即不好看起来,看着林珊珊的目光也变得不一样了。

“林珊珊,道歉……”

“道歉?”赵北川的话,让林珊珊轻笑了起来。

看着面前的男人,连连后退着。

她现在才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他,甚至不知道他的过去。

看着面前的小女孩,一颗受伤的心前所未有的疼痛着,“赵北川,你结婚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当第三者,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她的母亲就是在小三的压迫下,当着她的面,从五楼跳了下去,虽然母亲没有立刻死去,但是昏迷中的她,到现在都在疗养院住着。

而现在她最爱的男人却让她变成了自己最憎恨的那种人。

痛苦的闭上眼,艰难的吐出几个字,“赵北川,我们就这样吧,我不想再爱你了,再见。”

林珊珊的话,让赵北川怒火中烧,拉着准备离开的她,逼到了墙角,“没有我的命令,你哪也不许去。”

“对啊,我们贝贝还等着你生下孩子,给她移植骨髓,所以这段时间你哪也不能去。”

莫念尖酸刻薄的话,如一盆冷水把林珊珊最后一丝奢求都磨灭得一干二净。

看着面前的男人,才发觉他陌生得可怕。

“赵北川,我只问你一句,你真的决定,让我们的孩子成为牺牲品?”

林珊珊认真的看着赵北川,希望能从他神色里看到一点点不舍,或是不忍,可是没有,他只是冷漠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告诉她,“乖乖的生下孩子,我不会亏待你。”

赵北川的一句话,让林珊珊一颗心随即跌倒了低谷。

这就是她一心爱的男人啊,为了自己的孩子,不惜用她孩子的命来成全他们。

这样的男人,何其残忍!

自己生下他,却要亲眼看着他离开,她办不到。

与其让他痛苦的离开这冰冷的世界,还不如在他没有知觉的时候,送他离开。

看着面前的男人,露出凄凉的笑容,在他挑眉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撞上了桌角。

肚子传来的疼痛,马上让她白了脸颊,即使是这样,她也咬牙挺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痛苦的声音。

触目惊心的血液,让赵北川随即铁青了脸,抱着蜷缩成一团的女人,冷声说着,“林珊珊,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痛得不能呼吸的林珊珊被赵北川抱在怀里,痛苦的笑着。

那笑声穿进赵北川耳里,显得特别不是滋味。

“赵北川,我不会留下这个孩子,绝对不会。”

哪怕让自己做个狠心的母亲,哪怕自己会活在愧疚里,她也不会后悔。

因为只有这样,她的孩子才不会这么痛苦!

“如果你不想你的母亲现在就睡在马路边,你最好祈祷孩子还安全的待在你肚子里。”

赵北川的威胁,让林珊珊无力的垂下了眼。

第三章:心怀不轨的莫念

这就是她爱的男人,这就是让她体会了爱的男人,同样也是把她从云端踢到谷底的人。

送进医院的她很快就进了手术室,看着戴着口罩的莫念走进手术室,这才扯起了一抹冷笑。

“我可是破坏你姐家庭的人,你就这么想让我保住这个孩子。”

莫念看着平静的女人,这才露出狂妄的笑容,一双美丽的眼睛泛起了恶毒的神色。

“你放心,即使你生下这个孩子,我也不会让贝贝成功移植。”

莫念的话,让林珊珊惊恐的瞪大了眼,特别是她不屑一顾的眼神,让她有些害怕。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算计我,为什么在算计我的同时,又不打算救贝贝。”

“为什么?”莫念冷笑着,捏着冰冷的手术刀放在了林珊珊的脸上比划着。

“我告诉你为什么……”莫念眼一冷,把林珊珊推下了手术台,听着她闷哼的声音,这才蹲在她身边,得意的看着她,“因为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长着一张我姐的脸。”

她本来以为,自己做了那些事后,她的姐夫会把目光投在她身上,可是谁能想到,在她带走贝贝去国外医治的同时,她突然冒了出来。

想到赵北川对她的好,就让她嫉妒得发了狂。

莫念嫉妒的眼神,让林珊珊立马明白,原来这才是主要原因。

困难的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陌生的女人,“原来,你爱上了赵北川……”

“是又怎样?”莫念站起身,毫不避讳自己的感情。

看着地上垂死挣扎的女人,冷漠的笑着,“凡是他身边的女人,我都不会放过,特别是他的种……”

莫念狠毒的话,让林珊珊害怕的捂住了肚子,看着她的眼神一直在围着她转,鼓起勇气,困难的说着,“我不会让你的计划成功,不会让我的孩子成为牺牲品,哪怕我现在就了结他……”

莫念看着林珊珊捏着被她丢在地上的手术刀,手快的她马上捏住了刀口,“林珊珊,既然怀了孩子,你就乖乖的给我生下来……”

“为什么?既然你爱赵北川,为什么又要让我生下这个孩子?”

“因为这是惩罚你的方式啊,看见你生不如死,我高兴啊!”

“你不是人……”林珊珊漂亮的脸蛋因为莫念的一句话,变得扭曲起来。

“你们在干嘛?”

没有温度的话,让林珊珊转过了头。

看着赵北川领着一帮医生进入手术室,无力的说着,“赵北川,这个孩子不能要……”

“姐夫,这个孩子不能不要,为了贝贝,请你务必下定决心。”

莫念咬着唇,手上滴出了血液,让赵北川红了眼,“林珊珊,莫念是医生,她好心进来开导你,可是你却用手术刀伤她,你的心还有没有一丝温度……”

“温度?”林珊珊笑着,看着赵北川的眼神也不再有一丝爱慕,“如果我的心都没有温度,那是不是该用冷酷无情,没心没肺来形容你,是不是该说你没有一点人性?”

林珊珊的话,让赵北川凌厉的双眼瞬间盯住了她,“林珊珊,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第四章:威胁她的男人

“底线?你有底线,难道我就没有?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是救你孩子的工具吗?”

林珊珊扭曲的面孔,让赵北川最终什么话也没说,拉着小手血肉模糊的莫念,就往手术室外面走。

“这个孩子必须保住,如果她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一把火烧光这医院。”

赵北川一句话,让林珊珊第一次感到什么是心狠,什么是无情。

被拉出手术室的莫念,嘴角含笑,在她还没来得及感受他手里传来的温度时,他就放开了手,心里的失落瞬间包围着她。

“姐夫……”

“贝贝还在家等着你,处理好伤口就赶紧回去。”

没有温度的话,让莫念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她刚才有一瞬间认为,他心疼她受伤的手,所以当着林珊珊的面,拉着她离开了手术室,却没想到他关心的,还是他女儿!

不过没关系,她相信只要贝贝离开,只要赶走他身边所有的女人,他会看见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的她。

情绪波动太大的林珊珊在赵北川拉着莫念离开的时候,就晕倒在了手术台上,当她再次醒来,就看到赵北川背着手,站在窗户边。

那高大的背影,宽阔的臂膀,都是她以前眷恋的地方,现在想想,突然觉得自己傻得可笑。

“你醒了!”

温柔的声音跟以前一样,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可就是这笑容,让她觉得讽刺得很。

“我要出去……”

“你现在哪也不许去,待在医院安心养胎。”

赵北川的一句话,阻止了林珊珊的动作。

看着他挑起了眉,冷笑起来,“我说过,这个孩子我不会要。”

“这里不是你说了算,如果你再不听话,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赵北川看着脾气倔强的林珊珊,眉头一挑,眼里的怒火随即爆发。

“你到底想要怎样?赵北川,这可是我们的孩子,难道你就真的忍心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

赵北川看着林珊珊满怀希望的看着他,第一次不敢直视她双眼,所以转过身,继续盯着窗外。

“贝贝是我亡妻的女儿,她也是我最爱的女人,所以我定不会让我们的孩子发生任何事情。”

赵北川平静的解释,让林珊珊一颗心逐渐往下沉着。

“那我算什么?”

她现在只想知道,两年的陪伴在他眼里到底算什么。

“你跟她长得相似……”

“所以,我是她的影子,是救你孩子的傀儡。”

林珊珊握紧拳头,虽然不想承认事实,但是他清冷的表情不得不让她看清一切。

赵北川转头,看着受到伤害的女人,眼里出现一丝不忍,可是只要想到贝贝,最终什么也没解释,只是沉声交代着,“只要你生下孩子,我会请最好的医生给你母亲看病,相反……”

“赵北川,你不是人。”林珊珊抬起头,看着威胁她的男人,双眼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他明明知道,她最爱的人除了他就是她母亲,可是他却拿这件事来要挟她,这样的男人,她根本爱不起,也不想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