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从武侠到网络小说,用虚幻麻醉自己!

彼此洗脚2018-06-21 09:10:46

 

一、追求虚幻的娱乐

 

我妻子说我,你这几天没有什么朝气,一个锤头倒霉的样子。

是的,我这几天看小说,看晕了,有两次是凌晨一点多才入睡。

怎么可能精力旺盛呢?

女儿说,爸爸,你又没有节制了......

 

感谢主,有我的家人监督我,我写文章,我教书,无论是对人,还是对己,我都告诉自己追求真理、热爱真实,我怎么会再次被网络小说迷住呢?

 

今天清晨,我祷告完毕之后,一个人抱着儿子,在公园里散步,我思想着我的过犯,也反思我们人性的追求: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 1:21)

 

我们这些基督徒,确实也知道神,也恨恶色情、暴力和巫术的东西,多长日子,我也不看软色情资料、影视了......

这些日子,好像过得很平顺,想找娱乐——放松自己,而娱乐是追求自我满足,唯有敬拜才是荣耀神。


(告诫我自己:以敬拜代替娱乐,——娱乐不一定都犯罪,但会引导人犯罪)

 

所以,我就陷入虚妄的生活,无知的心把自己搞得疲惫不堪,再次被网络小说捆绑了,生活失去节制,身体受损是很自然的事情。

 

普遍性的日常娱乐包括:

第一类:武侠片、武侠小说,动作片(功夫片)

第二类:抗战神剧、虚构的军事题材(战狼2、红海行动......)

第三类:网络小说.......

第四类:网游

 

本质都是一样:娱乐自己,满足幻想而已。

我习惯选择网络小说,因为我喜欢文字性的东西。

推己及人,我写下这篇反思性的文章。

 

二、侠文化的衰亡

侠的文化来自于墨家文字和实践。

但墨家这门学说,说说,写写还行,比如像孔孟那样,“悲哀”的是,这帮人都是真刀真枪地实干,所以到汉代,墨家就消亡了。


生活在苦难中的中国人,可以用佛教的放下和舍弃,平衡今生的痛苦,用六道轮回解释今生的阶级和个人的不同遭遇,但是对于问题本身呢?——找不到出路!

怎么办呢?

 

根据鲁迅的中国小说研究,在明清,集权主义高峰,也是中国文明远远衰落于西方的时候,中文处境下诞生了一种话本小说——武侠演义,其中以金庸的武侠小说成就最大。


当代中国,诞生了网络小说:玄幻、城市情感、穿越等小说形式。

 

三、虚妄带来麻醉

 

1、男女关系的幻想

 

我们现实生活中,普通人找一个老婆结婚都困难,如今,一个农村青年要结婚,必须在农村和城市同时拥有房子,甚至买车......而且男多女少!

而武侠中侠客,美女成群,争风吃醋地要跟着我(主人公);类似今天的网络小说,男主人公(我)出生寒微,不是乡下农民的儿子,就是城市小贩的孩子.......

 

意外得到什么本事(跟着道士学武和中医,或大学学生会主席碰上什么业余爱好),从农村村嫂子,到下岗女工,到领导女儿,女干部、女老板、到富商小姐......一个个对主人公(我)青睐有加,或上床,或玩暧昧。

 

在现实生活中,到处充满了男性疾病的广告,不孕不育的医院,在小说中,男人的性功能都超强,征服一个又一个的女性,从来没有避孕之说,也没有怀孕的烦恼,更没有生儿育女的愁烦,只有充满浪漫的享受。

 

2、事业成败的幻想

我们现实生活中,无论是从政的凤凰男,还是经商的奋斗者,都好不容易,有谁不是碰得头破血流呢?

马云没少为外貌发愁。且不说高考考了3次,第一次高考落榜之后,他的梦想是去酒店做服务员,也梦想做警察,统统因为外貌特征被拒绝,说白了就是:丑!

 

能从人群中脱颖而出的人,是极为少数的人,绝大多数人,如同你我,是大街上的芸芸众生。

所以武侠小说的人,总有“天象”——不是碰上武林高手,招自己为门徒,就是意外遇上什么大侠(秘籍),获得绝世武功,攀龙附凤就是基本套路:遇上大宗师的女儿或者大官的少爷;

正如当下网络小说,因为一次疾病的帮扶,拯救了省组织部长的女儿,或者救了某书记的微服私访性命,从此开始了人生的权力或富贵的征途.......

 

小说和现实中吹牛的不同,前者充满了故事的起伏跌宕,现实中吹牛的人,只是酒桌上胡侃,调笑而已。

 

3、生活刚强的幻想

对于生活中,我们有太多的无力感:

贪污腐败,我们想反对,反对不了,只能指望从上而下的监督,咒诅他们;

对于利益分配,我们想沾点光,我们没有机会,只能等别人剩下的残山剩水;

对于权贵的傲慢,我们能耐几何?

对于恶棍的狂妄,我们也无能为力?

对于诸多社会的丑恶,我们惹不起,也躲不开!

 

我们常常用贪婪地眼神嫉妒别人的新车、新房子,也用不安的羡慕感,讨论着别人的成功。

我们无法突破自己生活的平庸感:简陋的住房、没有关系背景的处境,没有高朋贵友的社交.......

 

于是,我们幻想有武侠来维持正义,从传统的功夫片到好莱坞的动作片——至少二十多年前我就厌恶这种自欺欺人的文学作品,这种自我麻醉的人类丑陋。

 

但我轻看了我自己的软弱。

我们小看了自己的败坏:

被网络小说,或网游给迷住。

 

网络小说的主人公,偶尔的机会,得到了权贵的帮助,开始权力的征途;开始了风生水起的富贵之路,对于平庸的自我来说,何等有吸引力呢?

 

我就是被网络小说的主人公的强壮、能打、学识出众、计谋超群以及相对稳定的人品所吸引的。

 

实际上,我被自己的软弱遮掩着,迷失了自己,把自己放逐于文字的世界中,麻醉、狂欢、沉没于其中,以至于没有日夜,身体疲劳,欲舍不能,如同吸毒!

 

4、超自然的玄虚

金庸的武侠小说之所以成就高于他人,是因为金庸的传统武侠小说的基础上加入了两样东西:中国文化中的文人情趣,如诗词、如美食、如琴棋等,另外他在思想将一切武侠行为上升到——民族主义的高度,袁崇焕的儿子的虚构,如岳飞遗书的虚构。

 

当下网络小说故事性不低于金庸等前辈,但思想上就只是反腐倡廉、穷人励志之类的鸡汤了。

无论是官场小说、城市情感小说,无不是穷人翻身,权力上扮猪吃老虎为吸引人的焦点,辅助以渲染的色情、夸大的功夫,以及层出不穷的意外,给人强烈的替代感。

 

其超自然无非是民间巫术的神奇、民间宗教的显灵、时光的穿越、身体的特异功能.......不过是逃避现实的文字游戏而已。

却无法掩盖作者的本性流露:

 

肉体的情欲:对权势异性的渴望和性激情的幻想,以及花样翻新的宴席吃喝

眼目的情欲:富丽堂皇的住宅、奢侈无比的服装,和超越他人的香车美梦

今生的骄傲:建立各种政绩、做成商业成功,被众人拥戴、被异性崇拜

.....

 

所以,谁内心自卑,就可以看网络小说;

谁生活失败,就可以看网络小说;

谁情欲压抑,就可以看网络小说;

谁人性软弱,就可以看网络小说;

谁生活无聊,就可以看网络小说.....

 

网络小说正如武侠小说(电影电视)给人强烈的替代感:

失败者可以看见成功的幻梦

自卑者可以体会高傲的幻梦

软弱者可以颠覆怯场的惧怕

丑陋者可以品尝美艳的虚荣

.......

正如诗人大卫所感叹的:


你们喜爱虚妄,寻找虚假,要到几时呢?(诗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