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网(小说)

染笔书坊2018-06-21 07:19:01

01

佛说,前生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我愿用千万次回眸,换得今生与你们相遇!

若反复考量这句话,却始终不能参透其中深藏的玄机。

若是个作家,爱看书,爱神思,爱写文章,但不信佛。

不过,若对佛却有着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敬畏。他觉得,在法力无边的佛面前,自己就是一个淘气不听话且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若想:愿上天能拯救我于凡尘,还我出生时的纯洁,像那血肉模糊中响亮清脆的第一声啼鸣,那是我对这个世界的宣言:我来了,这世界注定将不再如前世里那般安宁与平静。

与茜的认识让若想起读大学时哲学老师课堂上的一句经典语录,人的相遇纯属偶然性的一种现实反映,其中有其必然性。

她是那种很安静的女人,一开始不注意的话,你也许将注定一生错过。

遇见没有对错,但缘分确实很微妙。

在千般万般不可能的假设中,若与茜认识了,并开始了虚拟网络中的第一次聊。

该是那种很清淡的开始吧!如这个夏季里的风,轻柔,冗长,且有种让人心绪安宁的恬静。

话语展开,一切仿佛事先早就写好的脚本,平静如水的文字表面荡漾着缕丝温情,让你断然不舍,甚至有些神魂颠倒。

最初的话题是关于另一个网友的回忆。

卡,一个才情横溢的女孩。

茜说她欣赏卡身上的才气,还有那种女孩子骨子里弹指即破的柔情,令她这样的一个女子都陡升爱怜之心,更何况男人。

文学之于人,痴也。

若还不能全部听懂她说的每一句话,但想,这其中也许有着一段令人好奇的悲情故事,因此更有了倾吐的欲望,如旷野地上发芽的青草,全不顾外面风的冰冷。

茜让若先看她网上博客里的文章,然后等她,再决定是否聊下去。

若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茜的博客,很认真地去读。

进入于她的文章里,不久便被故事里的凄凄切切,绕指柔情和梦寐呢喃所包围,渐渐融入其中,不能自己。

若是个率真重情的男人,却从没这样贴身近距离走进一个女人的感情世界。

依稀中记得那个故事中的男主人叫明。许是一个红粉知己,茜和卡之间的友情也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而有了裂痕,如今只剩下哀怨和无助。

茜还给若发来另一些还未有发表的故事,让若看,说她会等他看完。

那天晚上,明在发疯。第一次骂人,在公共场所,我们都认为是卡丫头在作怪。

茜突然说完几句话,便飘然隐身。

若的感觉,一个瞬间,眼前浮现的画面应该是“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般的惨烈:

现在是卡通时代,一切追求某种形式。因为明泣血崇尚的是那种意境,触发了他的痴病,自此伤感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即时上演了卡通时代流于形式的爱情大悲情,引发了众人长久的沉思和哀怨。一时间寂寥无语。我当时的心情也被感染了,很是郁闷伤情。卡丫头是个才情非常让若欣赏的女子,同时身上大写的灵性和一个纠缠了许多的“痴”字,还有那份惹人怜爱的柔弱依偎,不由地让我产生几分怜惜。卡丫头走了。明表现出的伤情,瞬间让我感觉全身都泡在醋的酸楚中。在和明日常的交谈中,一致认同灵魂的依托和牵挂是最重要。而此时他的表现,最能说明问题。我知道他是真的借此把他内心的那一份悲情牵带着出来了,卡通发泄一下,里面夹杂着他过去的情感。不完全是因为卡丫头。那份悠远伤情绕孤梁的感情再现。还有,我不想也不能说的是,那一份真实让我感动的是人类崇尚的真情,并非涉及具体的人和事。唉,各人收获着一份缘分吧!

这是茜对自己一段网络中的感情最彻底的解剖和示众。

阅读着上面的文字,若的双眼顷刻被一团雾气笼罩,无法看清是血在淋淋地流淌,还是那被剖解后的感情残肢在游荡,已有些不能言语。

现在的我们活着本已经无法回避浮躁和虚伪的嘲笑面孔,但每人心中有一盏灯始终不愿灭去,那是对真情的一种虔诚的怀念。我不奢求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结局,惟有期盼能在每一个白天的晴日,能和一份淡然相伴,开心过好每一个即将逝去的分秒。

若告诉茜,他在看,在认真读她的文章,并被她文字里所建构的故事感动。

茜等得很有耐心,果真是个静得下来的女人!

茜提醒若,后面是她写给她的。后一个她指的是卡,那个让她又怜又爱又恨的女孩子。

若说,看出了。

然后,茜发过来一首断章:

红颜薄命情满天,

泣血含泪念幽怨。

离人渐远君空念,

一腔热血叹华年。

茜解释道是写卡丫头的。

若突然有种想好好静心的感觉。他告诉茜:这种感情,不,或者应该说是一种微妙的友情,让人觉得如果拥有,不枉今生。

茜只呵呵地笑,说:你再到我的博客里,看我写的那篇《永远的蓝色》吧!这是上网几年来,唯一伤情的真实。

若想,对爱要求越高的人,往往最终会被它伤害。因为爱无言,更无价。

若对茜说,像她这样的女子,现实中接触不多。

茜说,你看了就知道这是怎样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是的,茫茫人海,身边更多的是俗人。也许文学作品中描绘的唯美意境只有在作者的梦想中才能找寻得到。

有时候,懂爱的人,反而是自己折磨自己的高手。

茜说:我欣赏真正美的一切,无关男女!

话语间,竟然没了女人的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