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风行天下闪小说,引领阅读新潮流

泽文梦笔2018-06-21 10:49:37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 泽文梦笔”,再点击关注” ,这样您就可以免费收到文章了。完全是免费的哦敬请放心关注。

风行天下闪小说,引领阅读新潮流

者:

在微文学的多路向突进中,将字数限定在600字内的闪小说,以其独特的魅力在海门外华文文坛旋风式崛起,己被海内外众多专家认定为引领阅读新潮流的小说家族新样式。文字评论家樊发稼说:“一个新的文学品种、小说家族新的一员,由此在我国文苑宣告诞生。”微型小说理论家刘海涛说:“闪小说是全民阅读当中的重要文体。”微型小说理论家江曾培说:“闪小说——小说家族新分支。”新加坡作家林子说:“21世纪小说新文体——闪小说。”

风行天下闪小说,引领阅读新潮流。”是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秘书长、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王勇在《闪出奇迹》说的一句对闪小说最精确、最精准的概括。

600字内篇幅的闪小说,概括小说应具有的基本特征。“闪”的内含可归纳为“微、新、密、奇”。微,指在构思和行文上必须注意材料的取舍,情节的跳跃,字句的锤练,不允许铺陈和赘词冗句;新,指立意新颖,风格清新、手法多变,不允许老生常谈、似曾相识、人云亦云;密,指结构严密。力求将时间、场所、人物尽可能地浓缩、集中,使作品的结构简练、精巧;奇,指情节妙、异想天开、出人意料,出奇制胜。

闪小说“闪”的是一种智慧,一种机敏,一种境界,一种美,一种灵感火花的迸发。它以瞬间的冲击力,撞击读者的扉,给人留下永久的回味。闪小说自2007年兴起以来,在新媒体背景下,应运而生。是这个时代赋予的。时代的特征包括科技引领行为,资讯充斥社会,消费决定方向。日子成了断片。大家都在奋斗却没有理想。生活富足心里却不踏实。而且都鄙视权威;都在搞创新,出奇制胜。闪小说在零碎的时间与疏离的空间之间给文学争取一个岗位。闪小说必须具有隽永的文学意味。它不是匕首。它恐怕使不出劲道。笔者以为,闪小说可以从笔记小说、唐诗宋词、明清小品等古典文学资源里汲取滋养,在气质上阴柔多于阳刚,蕴蓄多于奔放激进。它必须知道“短小”的可能作为以及“短小”的无能为力。它必须知道“短小”的可能作为以及“短小”的无能为力。它怎么糅合古典美质与现代技巧,以展示现代的气质? 由于字数有限,说故事肯定说不好。陈克华以为,倒不如呈现“情境”。一个完整的故事只取其中一断片,集中于呈现情境之最幽微处,等于在经验的边疆上开发,使人眼前一亮。这话说得好。

闪小说要设法进入生命之隐秘处,看到“活着”的形态——做到一叶知秋,一字震心的效果。虽然只能写一个断片,可是,这个“断”能发挥接连“点”成“线”的想象;这个“片”亦有拼贴“片”成“面”的功能。因为是断片,很难掀起波澜,制造戏剧性的转折。强为之,往往味同嚼蜡。拿神箭手作比喻。六百字的射程,即使一箭中鹄,亦了无可观。不如放弃弓箭,改而游走放歌。怎么使小说结束却未结束?怎么让读者听见游走时的歌吟?这才是要着力的地方。 闪小说天生俊俏,短发,青春,很有时尚感。它的形象本来就特为这个时代设计的。但是,它必须有文化气质才能吸引人。

  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会长程思良是闪小说倡导人与践行者。闪小说横空出世,己被权威学者公认为是小说家族第五个成员。放飞着闪小说的文学精灵。
  程思良会长是我敬佩的青壮年文学工作者,他是有大能量的人,就像八臂哪吒:闪小说、文学评论、杂志编辑、书籍主编、网络版主、活动主持人,我真不知道他的时间是怎么分配的?况且他的创作与办事效益快似闪电,真是:一闪一如来,一闪一世界。

  2015年,我在太仓参加江苏省微型小说研究会换届选举及微型小说2014年、2015年双年度20强创作奖颁奖会议,与程思良会长相见,友好交谈,在他的感召和启发下,我开始创作闪小说。后来,在程思良会长的关心指导下,我的闪小说《打的》、《怪辟》等作品在中国闪小说学会主办的闪小说书上分别问世。2016年我开始在对“闪小说”三字的好奇而入迷,顿时被这种灵光闪现的超微型小说新文体所吸引,于是一发不可收的写闪小说的文章……
  程思良会长的勤奋、努力、执着与坚守,是一个文学人最可贵的品格。他的闪小说作品,足见其高产。量有了,程思良更拿出质的保证,这从他的闪小说频频入选名刊、权威选集,即是最佳的说明。官场文化、情感世界、武侠天地、传奇科幻、悬疑探奇等万花筒形象,为读者展示了作者创作手法的灵活性与多样性。

  一篇闪小说要在两三百字到五六百字内浓缩“小说”的精华,而不是沦为讲故事话幽默,这就要考验创作者的功力了。《无限的未知与可能》该书是我第一部闪小说集,让作品自己说话。
  是什么触动了我写闪小说?文化是软实力,倾注文学作品何尝不是“暖实力”?联想的空间为闪小说打开了诗的天窗。闪小说,包涵着无限的未知与可能!

   方寸之间,自见艺术。小说一般可分为长篇、中篇、短篇。从短篇里又分化出所谓的小小说(又称微型小说),以我之见,“闪小说”大概可以属于小小说一类。不过它的篇幅更短,更为精炼。专栏作家蒙娜丽莎•索菲说过:“时下,闪小说的身影无处不在。这种体裁吸引读者、震动文坛,那些故事是如此多种多样地涉及到人性本质。它的受欢迎程度,不仅创造了更广泛的读者,而且涌现了新的天才作家。”
  中国微型小说之乡——宝应有一批写闪小说的作者,他们带动了这种题材的写作风气,提升了这种题材的品味与高度,让人刮目相看。小说难写,大家是知道的。围棋上有个术语叫“金角银边草肚皮”,我觉得用来形容小说创作也行,那就是“金短篇、银中篇、草长篇”,也就是说相对来讲长篇小说的水分要多一些。而短篇小说则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

  相对更为短小的闪小说来说,其艺术技巧的要求更高。“短篇最要技巧”、“短篇是技巧的运动”,这已是许多作家的共识。闪小说更是如此,在百来字的篇幅里写出饶有趣味的人与事并不容易。闪小说包含的信息量很大。但文字写的很淡,意味悠远,小中见大,余味绵绵。
  闪小说不能说教,必须在精炼的文字里抖包袱,如匕首一般,具有杀伤力。长篇可以铺垫,慢慢酝酿。但闪小说必须一箭穿心。在方寸之间,呈现艺术的魅力。貌似寻常,细嚼慢咽,才能回味其中的深意。闪小说以短取胜,仿佛唐诗里的五言绝句。
  有人说,我的《心语》作品,那种简练传神的笔墨让人百读不厌。其实《心语》里的很多片段就是现在的闪小说。闪小说是当下的叫法,但其传承已久,绝非石头缝里突然蹦出来的。有了传统的路径可寻,对于写作者自是多了一份资源可以利用,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浏览程思良会长《闪小说精选集》,里面的写作风格各有不同,有的执迷于惨淡的人生,有的针砭于丑恶的现实,有的抒情于生活的美好,这些未必是闪小说的全部,但都代表了闪小说的不同风格,预示着闪小说的生命力,让人有一种期待与愿景。

  读这些闪小说,无疑是一件功德之事。文学的力量,来自于作者的远远超出日常生活之上的人格气度、情感态度与道德立场。我这一本闪小说还有很大的不足。但并不要紧,我会潜力的去写。写作,其实是跟时间赛跑,伟大的作品必须经过时间的考验。

【图片来自网络】文中加引号文字引用读书笔记及相关阅读摘录

文章中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平台转载、网摘、分享并不对该内容负责

文章著作权属于原创者

文章中涉及人和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联系,本平台将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