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言情小说:夫妻之间也是有“潜规则”的,这个你清楚吗?

楚楚通优惠券折扣吧2018-06-21 10:09:36

言情小说:半城柳色半生笛

每日推送原创精品,海量完本免费言情小说,拒绝书荒,欢迎关注我们的“言情小说资源网”吧!(言情小说阅读言情小说免费在线看言情小说最新完结)

第1章 穿越到一片坟地

刚回过神,月璃就被身边的景象吓懵了。

她坐在一片坟地里!

揉了揉眼睛,用力眨了眨,没错,屁股底下是一座新添的坟头,送殡的冥纸还没烧尽……

几分钟之前,她的医学实验室正式挂牌成立了,剪彩仪式上,月璃莫名其秒的被重物砸了脑袋,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就到了这片坟地!

伸手摸摸头顶上,不痛,也没有伤口,只有屁股上火烧火燎的疼。

这是个什么情况?

“呜呜呜……”

一阵哭声传到耳朵里,月璃浑身一个机灵。

死人她见得多了,在坟地里听人哭丧倒是第一次,身上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什么鬼地方?”捂着屁股爬起来看了看四周,发现有一支送殡的队伍就在不远处停下来,正准备把棺材放到坑里。

这些人身上穿的都是宽袖长袍,古色古风,像是古装电视剧里的演员。头上缠着白条,神色悲伤的抹着眼泪。

月璃正要上前询问是哪个剧组的,脑袋忽然一痛,脚下不稳差点跌倒在地上。

大量的信息瞬间充斥着脑海,月璃觉得自己像是要爆炸一样,很多熟悉又陌生的片段快速的在脑海里翻涌。

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月璃只想对着天空爆一句粗口。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你大爷!穿越了……”

穿越,这种一听就很哇塞的事情,居然发生在她的身上了!

她可是国内医学界的翘楚,胸怀大志的白衣天使,马上就要拥有自己的医学实验室,走上人生的巅峰。

结果一眨眼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古代,成了一个不受宠的王妃!

整个世界坍塌了!

月璃此刻的心情可以用一句话来表达: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愤愤的挠了挠头,发现手腕上有一个闪光的东西,银色的镯子,看起来和她前世戴的那只一模一样。

这只手镯是月璃的外婆留给她的,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传说。

这大概是她唯一随身携带的东西了,外婆说过戴上之后就永远不能离身,她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了呢。

就在她用手摸索着镯子黯然伤神的时候,忽然一道银光从镯子上射出来,遮住了视线。

看清楚眼前的场景之后,月璃嘴里的那句‘靠’差点喷出来,她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白色的墙壁,整齐的试验台和手术架,还有药柜上那一排排的药剂和医疗器械……这是她的实验室!

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银镯子,月璃愣硬了几秒,那个‘靠’字终于脱口而出了。

和她一起穿越的,还有她的实验室!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随身空间吗?

月璃像是遭受雷击一样僵在那里,几秒钟之后就激动地哭了,老天爷果然还是爱她的,她所有的心血都还在。

左摸摸,又默默,都是真真实实的东西,月璃顿时觉得自己也没有一开始想象的那么苦逼了。

想到刚才看到的那支送殡队伍,月璃意念一动就从空间里出来了。

“夫人……你放心的去吧,我会把孩子养育成人的……”

月璃看着那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男人,一阵感叹,也是个痴情种子,结果阴阳两隔。

正准备转身,鼻尖上嗅到了一丝鲜血的味道,月璃仔细一看,还未下放的棺木上正滴着鲜血,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人都要下葬了,怎么还在流血?

医生的本能驱动她走上前去,“这位小哥,你家夫人是怎么死的?”

男子听到问话,从悲伤中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月璃,顿时吓了一跳,“有鬼呀……”

月璃一阵无语,这原主的容貌是长得丑了些,要不然也不会被王爷半死不活的丢出来,丧了性命。

瞥了这些人一眼,月璃气不打一处来,“你们见过大白天站在阳光下的鬼吗?”

听她这么一说,被吓到的众人才稳定了下来,但是还是刻意的和她保持距离,毕竟她的面容和鬼也差不了多少。

月璃看着眼前的男子问,“我问你家夫人是怎么死的?”

男子颤颤巍巍的开口,“难……难产……一个时辰前咽了气……”

死了一个时辰了,还在流血?月璃盯着棺木看了看,猜想孕妇只是难产的时候血崩,暂时性休克了,也就是假死状态。

但是再耽误下去,怕是要失血过多真死了。

“把棺木打开,你夫人或许还有救!”

这里的人讲究入土为安,尤其是意外死亡的人,都会立刻下葬,也好早点投胎,寻个好人家。

“什么?”听到月璃荒谬的话,一群人都没有动,纷纷反驳,“大夫都说没救了,你凭什么开棺?”

“就是,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

迂腐!

懒得与这些人浪费口舌,月璃视线落到死者的丈夫身上,看的出来他很爱死去的女人,“现在开棺,你夫人或许还有救,再晚就来不及了。”


第2章 王妃回来了

说完之后就等着男子拿主意了。

“你……真能救我夫人?”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但是显然还没有完全相信月璃的话。

“想让我救她,就立刻开棺。”月璃说完之后又加上了一句,“我也是大夫。”

“好,我听你的!”男子扫了一眼众人,咬了咬牙,开始指挥着大家把棺木打开。

棺木打开之后,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棺中的女子下身白色的长裙被染成了深红色。

月璃上前检查了一下,女子呼吸停止,但是流出的血还是热的,果然是假死状态。

“你们都走远一些,转过身去!”救人要紧,她要赶紧到空间实验室里拿些药品出来,不能让这些人看到了,要不然肯定被当成是妖怪了。

产妇的伤势很快止住了,加上月璃的药物,很快就脱离了危险。

女子的丈夫听到月璃的呼唤走了过来,看到棺里的女子虽然没有醒过来,但是已经恢复了呼吸。

“活了,真是神医呀!”一群人目瞪口呆看着月璃,像是看到了神仙。

“把你夫人带回去吧,好好照顾,三个月之后就能恢复了。”月璃把跪在地上的男子扶起来,给他留了一些药粉就离开了。

她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处理,屁股还在痛,要赶紧进空间里面处理一下。

躺在手术台上,按下手边的按钮,一个人形的金属设备从一个角落里走出来。

这是月璃上个月花大价钱买来的智能医疗机器人。

“皮肤伤口处理。”

“是,主人!”指令下达之后,机器人自动操作手术台上的各种设备,消炎,上药,清洁伤口。

办个小时之后,月璃从空间里出来已经恢复了神采奕奕。

“小姐,你在哪里啊?”

刚从坟地里走出来,就看到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正在焦急的跑过来。

看到月璃之后,小丫头脸上带着泪痕扑过来,“小姐,你没事太好了,呜呜呜……”

从记忆里搜索了一下,知道这个人是原主的陪嫁丫鬟,一直跟在原主身边,忠心耿耿。

这具身体原本是晋王的妃子,因为丑的让人无法直视,又脑子蠢笨,所以被晋王嫌弃,避之不及。

大婚的当天,晋王不仅没有和她同床,还把她的妹妹接到王府,一夜承欢。

月嫣儿是月璃的亲妹妹,虽然是侧妃,但是把月璃这个正妃压的死死的,俨然是王府女主人的姿态。

原主的死亡也是拜她这个妹妹所赐,被诬陷偷了她的首饰,打了三十大板,就这么一命呜呼了。

既然占据了这个身体,总要为原主讨一个公道。

而且,她现在身上一毛钱没有,离了晋王府就会寸步难行,现在还不是一走了之的时候。

“小姐,我们回月府找老爷评评理,分明就是侧妃诬陷小姐的!”翠儿看到月璃发呆,以为她还在伤心。

翠儿所说的老爷,就是原主的父亲,按照原主的记忆,这个父亲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指望他为月璃出气,笑话!

月璃抬起头,“翠儿,我们回王府!”

……

晋王府的花园里,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从湖中的小亭里传来,帘幕里面正在上演脸红心跳的一幕。

“王爷,嫣儿受不了了……啊……啊……”

一阵急促的娇吟过后,两个人安静了下来。

男人从女人身体里抽离,随手抓起衣袍穿上,“嫣儿,本王伺候的你舒服吗?”

女人伏在男人怀里浅浅的喘/息着,脸上的绯红还没有消散,“王爷越来越神勇,嫣儿差点都要晕过去了呢!”

男人的大手在女人胸前揉捏着,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嫣儿,等本王晚上回来,再好好宠/幸你!”

月嫣儿看着床榻上欢爱过后留下的一片狼藉,水波婉转的眸子里满是得意,“来人,还不赶紧给本妃梳洗一下!”

“是!”听到里面的呵斥声,几个丫头立刻走进去,有的收拾床榻上的痕迹,有的小心翼翼的给月嫣儿梳妆打扮。

外面一个小丫头急匆匆的跑进来,“侧妃,不好了——”

“啪——”还没站稳,月嫣儿身边的大丫鬟一巴掌抽了过去,“掌嘴!敢冲撞侧妃,你是不是活腻了!”

响亮的巴掌差点把来人打翻在地,小丫头捂着脸上清晰的手掌印满眼泪水,“侧妃饶命——侧妃饶命——”

“说,什么事让你冒冒失失的?”

“禀报侧妃,是王妃……王妃回来了……”小丫头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王府门口的方向。

正在梳妆的月嫣儿身形一滞,手里的锦帕一下子握紧了,“王妃?”


第3章 第一次交锋

王府门口,月璃直直的盯着头顶上的匾额,不知道心里面在想着什么。

翠儿搀扶着月璃,心里忐忑不安的问,“小姐,你说王爷会不会把我们赶出来?”

三十大板是王爷让打的,半死不活被丢出去也是王爷下的令,现在两个人走进去会不会再被丢出来?

大门打开了,月嫣儿一身锦绣走出来,看到月璃完整的站在门口,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随后换上了担忧的神色,“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嫣儿都担心死了。”

月嫣儿上前拉住月璃的手,“姐姐喜欢我的首饰,妹妹送给你就是了,姐姐为何要去偷呢?惹得王爷不高兴,责罚了姐姐,妹妹心疼不已呢!”

心里厌恶,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在外人看来真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英俊非凡的晋王爷娶了一个丑陋不堪的王妃,半年都没有靠近过这个王妃的院子。

原本还对这个王妃有些同情的人,听到王妃偷侧妃东西被打的事情,纷纷露出鄙视的神色。

“我说这人怎么长得这么丑陋,原来是晋王妃啊……”

“长得丑不要紧,关键是手脚不干净,真是丑人多作怪……”

月璃心里冷笑,这个好妹妹还真是会演戏,几句话就让她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唾弃。

演戏这种事情,谁不会?

月璃反手拉住月嫣儿的手腕,眼中含泪,可怜楚楚的反问,“我在王府这半年来,一支闭门不出,偶尔经过妹妹门前也是绕路而过,从未靠近过,我哪里来的机会偷东西呢?”

“你的丫鬟不知礼数,说我偷了你的首饰,妹妹你怎么也不过脑子呢?”

她的声音带着忧伤,字字清晰的传到大家的耳朵里,刚才还在议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两个人单看衣着就是天差地别,一个光鲜亮丽,一个破破烂烂。相比起来,月璃就像是一个叩门乞讨的乞丐。

月嫣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月璃,平时这个丑女见到她都是低着头不敢说话,今天竟然敢直视她,而且出口反驳了!

记忆中的月璃从小就唯唯诺诺,可没有这个本事。

“姐姐,这件事情……”

不等她继续开口,月璃松开她的手,“我们是亲姐妹,你都不相信我,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完作势就要往墙上撞去,翠儿在后面紧抓着不放手。

月嫣儿恨不得月璃早一些去死,但是现在这么多人看着,不能当着她的面死,“快,拦住她!”

几个丫鬟匆忙跑过去拦着了月璃,把她拉了回来。

周围的人又开始议论了,“看来王妃没有偷首饰……”

“对呀,都没有靠近过侧妃的院子,怎么偷东西啊……”

听着周围的声音,月嫣儿脸上一片阴郁,紧握的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丑陋的姐姐忽然变聪明了!

这种时候不管心里面多气恼,面上也要隐忍一些,不能坏了自己的形象。

月嫣儿瞪了一眼身边的丫鬟,训斥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姐姐扶进去!”

现在收拾不了这个丑八怪,等进了王府就是她的底盘,到时候还不是任由自己拿捏!到时候一定让这个贱/人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感觉!

月璃当然不是真的要寻死,现在首先要做的是保住自己,等情况稳定下来在考虑报仇的事情。

“妹妹,你还认为是姐姐偷了你的首饰吗?”她站在门口不进去,可怜兮兮的看着月嫣儿。

月嫣儿此时恨不得上前一步掐死她,气的额头上青筋暴起,一开口却是,“姐姐说的哪里话,妹妹自然是相信你的!”

一阵嘈杂之后,月璃就被几个丫鬟拖进了王府里。

月嫣儿被气得火冒三丈,顾不上月璃,骂了几句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看到侧妃离开了,几个丫头嬷嬷顿时手一松,把月璃扔在了地上,“奴婢们还有事情要忙,王妃自个儿回去吧!”

一个个转身的时候都是嫌弃鄙视的表情,嘴里哼哼着,就差回头吐上一口了。

月璃没有在意那些丫鬟奴才门的态度,好歹现在是回到了王府,还是先把要紧的事情安排妥当。

“小姐,你慢点,翠儿扶你回去……”没有心情欣赏周围的雕梁画栋,两个人径直向王府最偏僻的角落里那个小院子走过去。

看着原主生活了半年的地方,月璃的第一印象是凄惨!

破旧的木门早就掉了漆,风一吹墙壁都摇摇晃晃,仿佛只要用力摔一下门,整个院子都会变成废墟。

无见正房笼罩在乌云下,看起来像是一个荒废已久的鬼屋一样。

月璃不禁开始咋舌,原主竟然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住了半年,还无怨无悔,这得是多窝囊?

也难怪会被人欺负成那样,连性命都搭上了。

屋子里面的情况看起来好了很多,虽然地方不大,却被心灵手巧的翠儿收拾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

“小姐,你饿了吧,用不用翠儿去给你做一些吃的?”

月璃扫视了一圈房间里的布置,对着翠儿说道,“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你半个时辰之后再进来。”

翠儿离开之后,月璃伸出手摸了摸腕上的银镯,一闪身就进了空间。


第4章 差点吓尿了,有木有?

躺在自己的实验室里,月璃让机器人给自己仔细检查了一遍,处理了剩下的伤口,又补充了两瓶葡萄糖和生理盐水,这才缓过来了。

从空间里面出来,房间里没有看到翠儿的身影,她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原主的身体太脆弱了,根本就经不起折腾,以后还要加强锻炼才行。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月璃刚一睡着就入了梦。

梦里,她来到了一片云雾缭绕的地方,空荡荡的无边无际,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喂,有人吗?这是什么地方?”月璃把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大声呼唤了几声,但是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就像是陷入了一片迷雾一样,找不到方向,一种隐隐的恐惧感袭上心来,月璃拼命的沿着脚下的路向前奔跑。

快要绝望的时候,看到前面沙滩上有一片西瓜地,一个邋里邋遢的糟老头坐在椅子上抠脚。然后把手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瞬间从椅子上翻倒在地。

月璃走上前去看着倒在地上的人,“老人家,请问这是哪里?我要怎样才能走出去?”

一睁眼睛看到面前飘着的裙子,老头一个机灵坐了起来,脸上带着惊喜,山羊胡须都开始上下抖动。

“小丫头,我等你等的好辛苦啊!”

额……

月璃额头上全是大大的问号,“你……认识我?”

“你就是那个将要走上人生巅峰,忽然意外身亡,穿越到古代的医学天才吧?”

天才不敢当,但是这老头的话确实是在说自己,月璃楞楞的点了点头。

这个老头既然知道她是谁,那就一定知道穿越是怎么回事。说不定还能帮她回到现代,继续走上人生的巅峰呢。

“那个……其实你这个情况是个意外……”老头说话变得吞吞吐吐的,“你原本还没到投胎转世的时候,地府的鬼差抓错了人,失手误伤了你……”

“神马?!”月璃一听就暴怒了,伸手抓住老头的衣领,“本姑娘莫名其妙的被砸死,就因为你们抓错了人!”

这年头,连鬼都这么不靠谱!

“咳咳咳……”老头被摇晃的有些头晕,“快停下,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你摇晃的散架了!我可是神仙,你还想不想回去了?!”

听到有回去的希望,月璃这才松开了他,“老东西,你要是不把我送回去,我就掐死你!”

老头整理了一下破破旧旧的衣服,一本正经的说,“只要你能替我找到四样东西,我就送你回去!”

“什么破烂东西?”

“不是破烂,是神器!”

按照老头的说法,是流落在这个空间里的上古四大神器,必须全部集齐才行。

月璃满头黑线,“老头,不如我们来打一架吧,我赢了,你就把我送回去,这样简单一些!”

神仙都找不到的东西,让她去找,开什么玩笑?她一秒钟都不想留在这个鬼地方了!

“女孩子家不要这么粗暴,我老人家身体不好,打架就算了。”老头捋了捋胡须,“你放心吧,我会给你一些提示。你想知道什么也可以来问我。”

月璃眼睛一亮,“我想知道那四个东西在哪里。”

老头眉头一皱,“你这个鬼丫头,心眼真多!”

一挥手,老头化作一阵烟消失不见,空气中幻化出两张图,“这是其中两件神器的模样,他们佩戴在真龙庇护之人的身上……”

图形稍纵即逝,月璃眨了眨眼睛的功夫,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麻蛋!

还没看清楚就不见了,这也算是提示?

你们这系统有BUG你们知道吗?

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是刚才的糟老头已经消失不见了。

“小姐醒醒啊……小姐你怎么了……”

翠儿紧张兮兮的看着月璃,此时后者正在面目狰狞的大喊大叫,“老头,你给我回来……”

翠儿从小就被卖到月府,和月璃一起长大,印象里的小姐一直是唯唯诺诺,从来不敢大声说话。

可是小姐刚才暴怒的样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虽然是在做梦,但是还是让她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月璃清醒了过来,看了看四周,除了简陋破旧的家具,就是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翠儿。

她又回来了,还是在这个讨人厌的王府。可恶的糟老头,下次看到一定把他的胡子揪下来!

想要安慰一下翠儿,忽然觉得喉咙干涩,有点痛,“翠儿,水……”

“哦!”翠儿匆忙跑过来,拿过杯子给月璃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喝完之后月璃才觉得好了很多,可是一想到上古神器的事情她就头疼,她该到哪里去找?

翠儿盛了一碗粥过来,“小姐,饭已经做好了,你先吃一些吧。”

月璃忍不住想要翻白眼,谁说是粥,稀得就像是水。

算了,总算是能填饱肚子,也不管好不好喝,一口气全咽了下去。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月璃几乎没有踏出这个小院子,每天进空间里面换一次药,日子还算安稳。

身上的伤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等到身上结的痂脱落之后就算是痊愈了。

十五岁的年龄,比她前世要年轻很多,身体回复的也快,用些上好的药就能完全不留疤痕。

半个月了,月璃这才发现屋子里面没有镜子,来了这么久她都没有见到过自己的脸。

翠儿快步从外面走进来,把手里的粥放在桌子上,“小姐,你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我没事。”想必刚来的时候,月璃现在精神好多了,“翠儿,屋子里怎么没有镜子?”

翠儿一听就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你……要照镜子?”

自从小姐上次被人丢出去之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除了一张脸没有变化,声音也是之前的声音,其它的地方越来越奇怪。

不过这样也不错,总好过之前被侧妃训斥两句就吓得哭哭啼啼。

心里疑惑,但是看到月璃点头之后,翠儿还是照办了,“小姐等一下,我这就找铜镜过来。”

虽然铜镜没有玻璃镜子清晰,但是好歹也能照到人影。

月璃拿到镜子之后,刚看了一眼就随手甩出去三米远,“哇——有鬼呀——”

镜子里面那个脸上青青紫紫,坑坑洼洼的鬼是谁?

差点吓尿了,有木有?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月璃还是被原主的的容貌吓了一跳。

现在她终于知道晋王爷为什么半年不进她的门了,换成谁都不愿意过来送死。她这容貌真真的能吓死人的!

“小姐,没关系的,你心地善良,总有一天王爷会来找你的!”

翠儿以为月璃被自己的容貌吓傻了,事实上,她确实是被自己的容貌吓傻了。这根本就是刷新了她对丑字的认知,丑出了新境界!

都说容貌只是表象,心灵美才是真的美,但是也要有一个底线对不对?

丑成这个样子,心灵再美有个毛用啊?

她前世好歹也是个美女校花,身边招蜂引蝶无数,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会变成这样?

那个抓错人的小鬼,你别跑,本姑娘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第5章 今天踢到铁板了

咣当——

破旧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了,“里面的人死了没有?真是麻烦,还要我老婆子跑这么远送饭!”

“小姐,是送饭的王婆子!”翠儿身体颤了一下,眼神带着一丝恐惧向外瞥了一眼。

这个王婆子每隔半个月过来送一些吃的,走的时候都要顺走些东西。到后来实在是没东西可拿了,就对主仆二人极尽侮辱,上次还动手打了翠儿。

月璃挠了挠头发,正在窝火的时候,偏偏就有人撞到枪口上,“出去看看!”

“王婆子送吃的来了,小姐身体不舒服,还是翠儿出去拿吧。”

月璃应了一声,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原主的记忆里有这个人,每次来都要欺负这对主仆,从来没有好脸色。

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王婆子直接向屋子里走去,想看看还有什么可以拿走的东西。

“王嬷嬷,小姐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

话没说完,王婆子一个转身,巴掌就落到了翠儿的脸上,“反了你了!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一挥手,身后跟来的两个小丫头把翠儿按倒在地上,王婆子大摇大摆的向屋子里走去。

月璃刚坐好,屋门就被一把推开了,王婆子脸上带着不屑,“侧妃让奴婢送些吃的过来,没想到王妃这么大的架子,连门都不让进,这要是让侧妃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啊?”

看王婆子的态度就知道她现在在王府里面的地位,一个奴才都可以明嘲暗讽,话里带刺的挤兑她。

按照之前的惯例,一提起侧妃,月璃就会立刻吓得畏畏缩缩,低着头各种讨好,求她回去说几句好话。然后,王婆子就可以趾高气昂的拿几样顺心的东西离开。

然而今天,王婆子站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听到月璃开口,顿时有些不耐烦,“王妃难道是哑巴了,连句讨好的话也不会说了?”

床边上,月璃不紧不慢的低着头把自己的鞋带系上,站起身,稳稳的来到王婆子面前。

她的眸子闪烁着冷光,就像是狮子一样,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仿佛下一刻就要扑过来把眼前的人撕碎。

王婆子第一次看到月璃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顿时有些心虚,被吓得都不敢动了。

这个丑陋的王妃,居然敢在人前抬起头了!

月璃昂首挺胸直视着眼前的王婆子,幽幽的开口,“王嬷嬷刚才说什么?本妃没有听清楚。”

王婆子差点被月璃的气势压住了,但是看了看面前这张丑陋的脸,顿时又有了底气,挺了挺腰杆,“老奴是侧妃派来的,王妃难道……”

“啊——”一声尖叫,王婆子肥大的身体顿时像是面团一样瘫倒在地,腿上清晰的传来了骨裂的声音。

月璃收回自己的脚,有些鄙视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我是主,你是仆,让我说讨好的话,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门外的小丫头跑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张婆子,小手指着月璃,“你好大的胆子,王嬷嬷是侧妃的人,你连她都敢打!”

月璃对着两个小丫头一人一脚,踹翻在地,丝毫没有手软。

“小姐,你……”翠儿刚才被两个小丫头打了几个耳光,脸上都肿了起来。一跑进来就看到月璃对着两个小丫头动手,立刻长大了嘴巴。

她家小姐,居然敢动手打人了!

月璃收拾了三个人,嫌弃的拍了拍手,走过去拉住眼泪汪汪的翠儿,“别人打你为什么不还手?你傻呀!”

“小姐,侧妃要是知道了……”侧妃要是知道她敢还手,最后倒霉的还是她家小姐。

月璃黑着脸,把翠儿拉到两个丫头面前,“她们刚才怎么打你的,现在给我加倍的打回去!”

两个被踹翻在地上的小丫头冷汗直流,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了,这个王妃怎么和传说中不一样?

月璃不是一个惹是生非的人,但是有人欺负上门了,她也不会手软。以后和月嫣儿起冲突是一定的,丫鬟如果太软弱,难免会拖她的后退。

看到翠儿站着不动,月璃眯起眼睛盯着她,“不敢?”眸子里的冷意,让翠儿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翠儿咬了咬牙走上前去,抓住地上刚才打她的丫鬟,啪啪啪——几个巴掌打了过去。

“你……你这个贱丫头居然敢打我……”被打的丫鬟被气得说话的不利索了,显然没有料到翠儿真的敢动手。

动手之后,翠儿也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说话也有了底气,“我是王妃的大丫鬟,你们不过是侧妃身边的二等丫鬟,我为什么不能打你们!”

月璃满意的点点头,看着有些兴奋的翠儿,“现在不怕了?”

“不怕!”翠儿挥舞着小拳头,“以后谁敢欺负小姐,奴婢就打得他满地找牙,哼!”

“这还差不多!”

被人欺负不可怕,可怕的是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给了翠儿一个赞赏的目光,月璃走过去看了一下地上的袋子,里面有一包谷米,还有一些脏兮兮的菜叶子。

这就是主仆二人接下来半个月的粮食。

月嫣儿对她这个姐姐还真是非同一般的关心啊!

拿起地上的袋子,把烂菜叶子倒在三个人身上,“侧妃喜欢吃这些东西,就拿回去给她吃吧,你们可以滚了!”

王婆子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还有一丝理智。这个王妃明显是不太正常,还是先回去禀报侧妃要紧。

“多谢王妃对侧妃的关心,奴婢回去之后一定会如实禀报!”恶狠狠的甩下一句话,王婆子就被两个小丫头搀扶着落荒而逃了。


第6章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小姐,她们会不会……”王婆子离开之后,翠儿这才开始害怕了。

这些人挨了打,一定会添油加醋的向侧妃告状,到时候自家小姐又要被欺负了。

“小姐,这件事情你就当做不知道,奴婢去找侧妃,就说人是我打的……”想来想去只有这一个办法能保护自家小姐了。

月璃看着翠儿那种视死如归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放心吧,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有你家小姐顶着呢!”这个丫头是挺忠心的,就是有点不开窍,以后还要多锻炼一下。

休息了几天,月璃也算想清楚了,梦里那个老头说,她要找到真龙护佑之人,就能找到两件东西。

在古代提到真龙就代表着皇帝,另外就是将来会当皇帝的人。

这个国家除了皇帝之外,还有两个重要的人物,一个是晋王,一个就是摄政王!

也就是说,她要找的东西有可能在她那个人渣丈夫身上。她想拿到东西,就必须先在这里站稳脚跟才行,借住王妃的身份,先从这个晋王下手。

接下来就是关键问题了,怎么接近晋王。

想来想去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让王爷爱上她,另一个就是让王爷重视她,反正就是离不开她就对了。

说到爱,月璃就嗤之以鼻,先不说她现在的长相会不会吓到人,本身她对晋王那个公用的黄瓜也提不起什么兴趣!

那么接下来就是另一个方法,她必须引起晋王的重视才行。

另一个方向,月嫣儿的院子里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

“王妃根本就不把您放在眼里,说您是魅惑王爷的狐狸精,老奴替您辩解了几句就被打断了腿,您可要为老奴做主啊!”

两个小丫头也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王嬷嬷说的句句属实,王妃听说我们是侧妃的人,对着我们一顿毒打,根本不把您放在眼里!”

月嫣儿原本是不相信月璃敢动手打人的,但是当日在王府门口受了气,也觉得月璃和之前不一样了。

这会儿听三个人颠倒黑白的一通告状,顿时气的火冒三丈了,胸口一凸一凸的。

那个丑八怪真是要翻天了,打了她的人不说,还敢说她是勾引王爷的狐狸精,这个绝对不能忍!

之前在她面前微微弱弱的,狼狈的像条狗,现在居然敢反抗了,还会咬人了!

站在月嫣儿身边的一个紫衣女子娇笑着开口,“嫣儿姐姐莫要生气,也许王妃因为偷首饰的事情受了责罚,觉得心里冤枉,所以才会对下人动手的,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这个紫衣女子是不久前刚被王爷娶进来的紫妃,很受王爷的宠爱。

这话一出口,立刻就有人不满意了,“王妃偷首饰的事情是王爷亲自责罚的,紫妹妹难道是怀疑王爷冤枉了好人?”

这个女子原本是月嫣儿的侍女,名叫翡儿,和王爷一夜偷欢之后就破格成了侍妾,虽然知道月嫣儿对她恨得咬牙,但是为了生存,还是处处巴结讨好月嫣儿。

紫妃轻轻笑了笑,也没有再说话,妩媚的样子仿佛能把人的魂勾走,“嫣儿姐姐,妹妹还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改日再来向姐姐请安。”

看着紫衣女子离开之后,剩下的几人开始背后嚼舌头,“不就是伺候了王爷几晚吗?有什么可神气的,等王爷过了新鲜劲,有你好看的!”

嚼舌头的几人一脸的愤愤不平,但是眼神里更过的是嫉妒。

原本月嫣儿一脸的怒气,也因为紫妃的一句话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王府里那么多的妃子,月嫣儿能够独得恩宠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就算是刚才被气得火冒三丈,她也依然没有失去分寸。

过几天就到了王爷的生日了,这个时候传出妃子之间打架的消息,难免会影响王爷的形象,这笔账还是要以后再算。

只要还在王府里面一天,就不怕没有收拾那个丑八怪的办法。

“王府自有王府的规矩,王嬷嬷,你们送个吃食都能打起来,岂不是坏了王府的规矩?”月嫣儿手指掐住手里的花束,花枝轻响一声,掰断了。

跪在地上的王嬷嬷顿时身体一颤,知道今天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在王府里混了这么多年,王嬷嬷最大的依仗就是察言观色的本领,一想就明白了侧妃月嫣儿的意思。

“是,老奴知错了!”

月嫣儿点点头,把手里凋零的花束扔在脚下,“记住,做事情都要分时候,不长脑子的后果就是和这束花一样!”

这意思就是一定会替张婆子出气,但是不是现在,要等到王爷的寿辰过后再收拾那个丑八怪。

“老奴明白!”王婆子有了主心骨,磕了一个头就退了出去。

人都退下了,另一个老嬷嬷走了出来,“这个张嬷嬷越来越倚老卖老了,居然想让侧妃为她出头。”

月嫣儿轻轻一笑,美眸流转,眼底深处却是一片冷漠。

“王爷的寿辰马上就到了,府上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呢。嬷嬷觉得某些人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吗?”

老嬷嬷看到月嫣儿视线望着的方向,会心一笑,“侧妃从小就聪明过人,老奴自愧不如啊。”

月璃嫁入王府的当天,晋王就抬了两个侧妃进门,其中一个是月嫣儿,另一个就是花妃。只不过后者很快就被月嫣儿打压下去了。

“那……王妃那边……”

“找人送两套像样的衣服过去,王妃好歹也是我的姐姐,王爷寿辰这么重要的事情,她怎么能不露面呢?”

老嬷嬷一愣,马上就知道了月嫣儿的算计。

王妃长得那么丑,无论穿多好的衣服都遮不住那张吓人的脸,只要她敢露面,就只有出丑的份。

整个下午月璃都坐在自己屋子里,奇怪的是月嫣儿并没有找人过来找麻烦。按理说自己的人被打了,她都忍不了,月嫣儿怎么会忍?

话说回来,别人不来找麻烦也是件好事,省得看到那些人就讨厌。

正在想着呢,翠儿就跑了进来,一脸的兴奋,“小姐,侧妃派人过来了!”

月璃疑惑的看着她,侧妃派人来了,她应该害怕才对,怎么会高兴成这个样子?

“小姐,侧妃让人送来了食物和衣服,还有几个工匠,说是要给咱们修房子呢!”翠儿手上捧着一个点心盒子,高高兴兴的跑进来。

扭头看了看门外,果然是月嫣儿屋里的老嬷嬷带着人进了院子。

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