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朔州文史天天读 【朔古名人】班伯——谠言直论贤侍中

朔州市图书馆2018-06-21 08:08:42




班伯(前52年—前15年),班况长子,班婕妤之兄,西汉楼烦(辖地含今朔城区南部)人。伯少受《诗》于师丹,受《尚书》《论语》于郑宽中、张禹。以大将军王凤荐,成帝因召伯于宴昵殿,见伯容貌英俊,诵说有法,甚喜,因拜伯为中常侍。后成帝又诏伯受经义于许商,学识大进。不久调任伯为奉车都尉。

伯志节慷慨,数求使匈奴。成帝河平中,单于来朝,帝使伯持节迎于塞下。后定襄因仇杀而乱,贼人杀乡民官吏。伯主动请缨,帝拜伯为定襄太守。伯到任,具酒食,遍请乡中父老故人。父老名豪为之献计出力,伯又精选县内精兵强将。仅十余日即将贼人尽得收捕。郡中为之震动,咸称神明。逾年,伯受命还朝,过故郡拜祭祖坟并慷慨济助乡亲故人,散数百金,乡人以为荣。

伯至京师,病。成帝诏命其以侍中、光禄大夫之衔居家调养,俸禄甚厚。后班婕妤失宠,伯称病不出。久之,成帝出宫,过伯家看望。伯惶恐,乃就任。




自大将军王凤薨后,成帝惑于赵飞燕姊妹,又恩宠于张放、淳于长等人,帝因而宴游无度,荒废经学。时御车内设有屏风,画有纣王乘醉坐于妲己之身作长夜之乐。帝指屏画而问伯曰:“商纣无道,竟至此乎?”伯对曰:“《尚书》有云‘纣王乃信妲己之言,以至亡国’。岂有为君者坐于妲已之身而恣肆于朝堂?此所谓一人有过,而恶事皆推及其身,实则商纣并未恶及至此。”帝又问:“若不至此,此图何诫?”伯对曰:“商纣‘沉湎于酒’,故微子离去。因常有醉酒呼号者,故《诗经》有诗嗟叹告劝。《诗经》《尚书》于淫乱之劝戒,即源于酒。”帝乃喟叹曰:“吾久不见班生,今日复闻谠言!”

成帝见太后,太后极力举荐班伯,且劝成帝逐退张放等人。帝于是渐疏张放,而亲任许商、师丹,升班伯为水衡都尉,与二师并为侍中,均享俸禄三千石。帝每朝见太后,伯常随之;及朝中有大事,亦遣伯宣帝旨。帝亦渐厌游宴之事,而复修经书之业。太后甚喜。不幸班伯因病早逝,年仅38岁。朝廷上下皆惜之。


书  名

索书号

馆藏地点

《历史上的朔州》

K29/65

地方文献阅览室

(四楼)

《朔州通史·卷一》

K29/10

《三晋史话·朔州卷》

K29/26



供稿:张志弘


关注朔州市图书馆即可微信缴纳滞纳金:

点击图书馆公众号——【微服务】——点击【缴纳滞纳金】——【确认支付】——输入支付密码即可缴纳滞纳金。


本期编辑: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