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汉王古事:古镇名胜漫话

乐活汉王2018-06-21 10:55:58

说汉王是古镇,一点都不夸张,其史长于窑湾古镇,也长于台儿庄,可谓历史悠久。自汉朝即有人居于此,迄今已有两千余年,用他的沧桑和厚重,佐证古镇人杰地灵的美誉。

史载,北宋神宗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四月,苏东坡调任徐州知州,初到徐州,即来汉王庙祭拜,当时的汉王庙周边已有大片村庄,人民丰衣足食,每逢庙会,前来祭祀的香客、游客络绎不绝,热闹非凡。可以说,汉王镇在古代就是一个繁华的小镇。

古镇山脉连绵,河流纵横,柔美的玉带河绵延数十里,东西南北群山环抱。拔剑泉的旖旎风光,使不少历史名人,官宦士绅前来拜谒游览,留下了诸多诗词歌赋和笔迹艺文。汉高祖庙蟠龙吊珠,金碧辉煌,古木参天,碑林成行。

无奈,战火与自然灾害给这座古镇带来了巨大伤害,几经兴衰,汉王庙及其他古迹损毁殆尽。汉高祖庙、碑林、千年古柏、城隍庙、试剑石、回云寺、运煤古道等古迹已荡然无存,现将几处有代表性的古迹和文化与大家漫谈一下古镇的辉煌。


汉高祖庙

汉高祖庙又称汉王庙,紧傍拔剑泉,是一座规模较大、建筑宏伟的千年古寺。汉王庙坐北朝南,庙门上书“宝珠寺”,门西旁的石柱上,镌刻着一副楹联:“门迎曲水龙蛇动,户对环山虎豹藏”,为明朝洪武年间徐州知府杨节仲题写。

走进庙门,迎面一座刀劈状巨石,上书“试剑石”三个大字,旁立一碑,乃宋朝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苏辙题写的。

庙分前后两院,有前大殿和后大殿,前殿为单层双檐式建筑,长16米,宽12米,高大雄伟,蔚为壮观,上有苏辙题写的匾额“大雄宝殿”。殿内全是沥粉贴金,金碧辉煌,在中间的金漆宝座上,坐着汉高祖刘邦。两旁斜侧,有张良、萧何、王陵、樊哙等一班文武大臣,手捧笏板,作朝贺三呼状,场面威严壮观,栩栩如生。

后院古木参天,碑林成行。中有两株千年古柏,其上枝叶繁茂,其下树干中空若洞,可供四人对坐玩牌娱乐。碑林则陈列着大量碑碣石刻,明朝嘉靖年间的《徐州府志》中,就记载着徐州知州杨节仲撰写的一篇《徐州拔剑泉祷雨有感》碑碑文。


拔剑泉

据传,刘邦被封为汉王后,于公元前205年春,乘虚占领西楚国都彭城,霸王项羽闻讯,亲率3万精兵夺回彭城,刘邦率队退到汉王丁塘山下,人困马乏,数日不得滴水,军士饥渴难忍,刘邦在走投无路百感交集之时,猛地将宝剑往地上一搠,对天长叹道:"天亡我也!"没想到当他从石缝中拔出剑时,随剑间涌出泉水。同时,他的焦躁不安的战马也用蹄子趴出泉水,从此,后人为纪念刘邦把这两眼泉命之为:"拔剑泉"和"马扒泉"。拔剑泉为一菱形泉眼,犹如宝剑插地时遗留的痕迹。徐州知府苏东坡曾为拔剑泉开辟水道,使泉水向北流入石狗湖(今云龙湖)形成现在的玉带河。

"策马来寻拔剑泉,汉王遗迹尚森然,一泓暗泄碧峰外,百丈晴拖绿树边,溜响消残龙战气,芒寒微动灞陵烟,鸿沟寂寞乌江冷,不信清流此地偏"。这首题为《拔剑泉》的古诗是清乾隆33年间,一位名叫邵大业的徐州知府写下的。

明朝时被评为徐州八景之一。


回云寺

回云寺,原名兴云寺,古徐州著名寺庙之一,唐朝时所建,占地数十亩,殿宇百余间。气势雄伟、规模浩大、建制完善的禅宗寺院,是徐州地区唯一一个从印度取得真经的寺庙。

 《重修迴云寺碑记》拓片上记载,”迴云寺原名兴云寺,兴云寺在山岚深浓的山坡上,气魄恢宏的庙宇盖得古色古香,庄严肃穆。掩映在几棵苍劲的千年古柏树下。明代天启年间一个名叫董尚仁的村里人,好礼佛又好布施,遂将其移到了东沿村里,占地27亩,寺庙更名为迴云寺。乾隆年间曾修缮过一次,但后来年久失修,寺庙岌岌可危。迴云寺的住持僧本相和师弟本信与众人进行募捐修葺,历经2个月,于光绪23年8月竣工。


银坑古井

汉王镇韩楼村(建国前名为银坑村),同治徐州府志记述:“山有前人开矿处,前有小坑如银锭,雨不留水也,下有泉”。此为村名的由来,古井因村得名,明朝年间,银坑只不过是一个人口稀少的小村,自从古井开凿之后,村里人口才逐渐增多,形成较大的集镇。

银坑古井,井口原为一整石,中间打孔。历经几百年的风剥雨蚀和经年累月的踩踏,井台上的青石板都被磨得十分光滑。井口四周也被井绳勒出了勒痕。几百年来,无论旱涝,古井从未断过水,逢旱年,十里八乡的人都到此井打水,时至今日,仍然流淌不停,村民们还在饮用。


张竹坡墓

张竹坡,名道深,字自德,号竹坡。生于康熙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卒于康熙三十七年九月十五,享年二十九岁。铜山汉王人。祖籍浙江绍兴,明代中叶迁居汉王。有诗集《十一草》,曾评点过《东游记》《幽梦影》等。

张竹坡自幼聪颖好学,6岁即能吟诗作对,8岁入塾攻读,以博闻强记闻名遐迩。15岁时参加乡试,然而一直仕途不顺。张竹坡同族显赫权贵极多,唯其一支布衣寒门,这促使张竹坡自幼发愤进取,然仕途不顺,屡试不第。

1695年,张竹坡26岁时,以其超人的文学才华在汉王家中评点《金瓶梅》,写下了10余万字的评论,为中国古代小说理论留下了一笔珍贵的遗产。对《金瓶梅》下了"第一奇书非淫书"的评语,这一观点破石惊天,从根本上否定了《金瓶梅》为淫书的观点,成为后人研究《金瓶梅》的重要依据,确立了《金瓶梅》为我国四大奇书之首的地位,也为我国文艺理论留下了一份十分宝贵的遗产。后寄居金陵、扬州、苏州等地,贫病交加。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离苏州赴永定河治水工地,以图谋进身之阶,不料于当年九月十五日染疾身亡,年仅29岁。著有《金瓶梅评点》和诗集《十一革》,《中国通俗小说书目》传于世。

张竹坡死后,被葬在紫金山北,墓地有石人、石马,主墓前有神道碑,但皆毁于“文化大革命”。1985年该墓迁于紫金山东坡梨树丛中,碑文为“清初小说评点家张竹坡之墓”。


郝家大院

座落于汉王镇北望村,这个大院是当地富户郝家于1872年所建。

大院两院并立,坐东朝西,背山面水。前有高高耸立的门楼,院中三进房屋依山而建,轴线贯通,错落有致,主次分明。房屋皆白墙黛瓦,梁架斗拱饰有彩绘,门板户枢镂有花雕,雕梁画栋,栩栩如生。周围有3米多高的院墙,院后设花园,院前置寨门,寨门边建有带城垛的炮楼,俨然一座军事堡垒。由于历史变迁,如今许多设施已不复存在,原有的100多间房屋现仅存60余间,占地面积约3500平方米。整座建筑依山而筑,条石砌墙,雕梁画栋,建筑精良,被古建筑学家确认为徐州地区乡间现存面积最大的古建筑群。

在汉王,大到村庄、寺庙、小到古井、民居,都书写着汉王历史上的兴盛与沧桑。面对着这些默不作声的古老遗迹,他们的故事,为后人展现出了汉王的辉煌历史。


在这里了解汉王,在这里走进汉王,你的关注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也是我更新的动力,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我们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