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乡土小说连载】赵书兰//《归田》之七“白鹤亮翅”和“床前明月光”

河畔绿柳2018-06-21 10:56:59

  点击标题下方蓝字河畔绿柳,免费关注  

          七 “白鹤亮翅”和“床前明月光”
                             赵书兰
        判美回到老家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以他出国留洋的经历和大学教授的地位,以他的渊博的知识和风趣的谈吐,渐渐成了村里家喻户晓的人物。他在村民心目中就像古代的翰林告老还乡一样,非常受尊敬。就连见到一般村民头昂得跟鹅一样的村干部见了他也低下头递烟握手:您有学问,俺没文化,请多指教。
       但是判美跟翰林有实质的差别,他没有局限于自己栽花种竹的小院落,没有沉醉在自己诗词歌赋的小天地里。
       他在老家受欢迎,是因为他的人和学问都落地生根了。他为人又平和又风趣,能跟最普通的人聊得火热。他的一肚子学问没有束之高阁自己欣赏,一肚子墨水能随时自然地流淌出去。比如一天早晨判美正在麦地地头跟着录音机练陈式太极,到麦地里撒草木灰的庄家汉赵斌过来说,判美,你在弄啥呢,逮鬼哩?判美在赵斌撒完草木灰后趁机向他聊起了太极。当他们听到一个招式“白鹤亮翅”时,判美说,这招其实应该叫“白鹅晾翅”,是长期以讹传讹,才变成“白鹤亮翅”的:鹅跟鸬鹚一样,爱晾翅膀。因为它体表的毛防水性差,游完水后容易粘在一起。而鸭体表的毛光滑有油,防水性好,即使扎猛子完全进水也不用晒。二者差别的根本原因是鹅的祖先是天上的大雁,毛的防水性先天就差,被人驯成家鹅后,鹅虽然学会了游泳,毛的防水性却不可能短时间内得到提高。而鸭子的祖先是野鸭,是水禽,毛的防水性天生就好……

       

        练完太极,判美到村上买东西,路过李进喜家,听到进喜儿子科选正在院里背古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而科选的妈妈在院外沟边择菜,见到判美热情地打招呼,同时冲院里喊:科选,你王爷爷来了,你有啥要请教的没有?
        科选正上初中,爸妈抓他的学习抓得很紧,村上的孩子喊他去玩,他妈妈说,科选不在家,走亲戚去了,其实是在屋里学习。要求高缘于期望高,他爸妈希望他能像黄梅戏中的“女驸马”一样“皇榜中状元”,所以起名叫科选。这种心理再埋得深,偶尔憋不住露出来也能让细心人暼见。比如他家大门上的对联这样写:门前车马非为贵,家有少年读书郎。几乎每一个到他家串门借东西的人看到都会评论评论:呀,家有少年读书郎,再过几年就要蟾宫折桂啦。至于人们的心思却各不相同:同样有学生的家长看了,心里紧握拳头暗使劲儿,回家抽自己孩子几鞭:过星期就知道看电视,人家李科选家没电视,光学习,你再看得勤我给电视缷了卖铁;而孩子学习不好早早下学干活的人,心里则是又羡慕又不是滋味。
       判美进了院里,见科选一时想不出要请教的问题,就问,科选,你觉得“床前明月光”中的“床”是啥意思?科选不解地问,“床”就是睡觉的床吧,这有啥异义?书上诗旁边还配着画,画的就是一个人站在床边望窗外。判美笑着问,如果“床”就是睡觉的床,那李白的另一句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咋解释?一个小男孩骑着竹竿,在屋里绕着睡觉的床跑来跑去,卧室有那么大地方?科选听了笑了,觉得有意思。判美接着说,这两处的“床”不是睡觉的床,是指院里水井的栏杆。古代大户人家府第地盘大自己院里都有井(举例:《红楼梦》上金钏跳井)不像普通人家那样几百户人共用一个辘辘井。院里有井为防人掉井里就要砌个栏杆,这个栏杆唐代也叫“床”。那同样是李白的诗,“络纬秋啼金井栏”,这里咋不说“床”咋说“井栏”?那是因为要凑字数,需要俩字就写“井栏”,需要一个字就写“床”,半斤八两一个意思。科选听了非常佩服,觉得判美书读得太多了,喝过的墨水比自己喝过的水都多。书不光读得多,还读得活,带着分析带着引证。其实不光科选觉得有意思,连他妈在一旁也听得津津有味,听了满面笑容地送判美走,非要在院外墙根掐把油菜给他不可:拿住吧,拿住吧,正吃得,再过几天杆儿都硬了。盛情难却,判美拿着菜回家了。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赵书兰,软件工程师,南阳市社旗县人,现居洛阳。作为拖蔓到城市的一棵瓜秧,谋生之余时时吮吸着故土的泥汁,保持着精神的清新如初。

按上方二维码,免费关注

 来稿投递邮箱:

hepanlvliu@163.com

 主编微信:chqy029 

 (稿酬相关问题看平台公告)



本平台旨在推出中小学语文阅读、写作相关佳作,给处在蹩脚地位的大语文带来一缕缕氧气。


亲近教育,亲近阅读,发现美,欣赏美,分享美!关注《河畔绿柳》,让它给您带来爱与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