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章回小说连载 司马迁(第三十五章)

韩城作家2018-06-21 09:01:50


第三十五章  李广利长安封官   海西侯谋夺人妻


于是,李广利的部队在塞上驻军休整,等候消息。过了五日,报捷的士兵回来了,带来了皇上的圣旨:命李陵负责迎接李广利部队的一切事宜。带来好酒好肉犒赏全军,等回到长安便论功行赏!

长安,终于回到长安了!

刘彻特别高兴,亲自到未央宫宫门带领群臣迎接李广利,李广利是面子挣得满满的。接着,刘彻大宴群臣,为李广利和众校尉洗尘。

休息了两日后,刘彻便封小舅子李广利为海西侯,封地千户。封斩杀郁成国王的骑士赵弟为新畦侯,军功显赫的三名校尉拜为九卿,有一百多杀敌数目多的士兵封为诸侯相或者郡守,俸禄二千石,封一千石俸禄以下的士兵一千多人,免去从军的死囚和重罪之人的罪过,恢复自由,所有兵士赏钱四万。

李广利,不,确切的说是贰师将军,海西侯,因为海西侯的军功,李延年和李夫人在宫中地位如日中天,李延年是解律都尉,掌管宫中所有乐器,姐姐李夫人生有昌邑王刘髆,它日继位大位也未可知,李家姐弟三人真是炙手可热的权贵啊!

李广利的威风得意人尽皆知,司马谈父子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国家打了胜仗,忧的是担心李广利得势报复柳倩娘和司马迁。

太史令家,李陵来看望姐姐柳倩娘,正赶上午饭,于是坐在一起说饭,饭吃的差不多了,李陵问道:“大哥,李广利斩杀大宛国王,带回千匹汗血宝马,军功显赫,你怎么看?”

司马迁回答道:“李广利的确为朝廷立了一功,封赏是应该的。可是我担心他会借机报复你我。”

李陵讥笑道:“立功?司马大人有所不知,出兵时部队共六万,到大宛只剩下两万人,我到塞上遇到李广利的部队时就只剩下一万人,五万汉庭的好儿郎,尸骨永远留在了戈壁或者沙漠中,不知道的以为是战死沙场,其实很多士兵是因为缺粮缺水而死的,李广利的手下不爱惜士兵,私扣军饷,才导致如此后果。可惜啊,他们的死一点都不值得。李广利呢?这么多人的枉死为他换来了海西侯和千户。”

司马迁惊讶道:“这是真的吗?五万士兵并不全是战死沙场?”

李陵感叹道:“千真万确,士兵们亲口告诉我的。长安百姓也都知道,皇上也知道一些,不过因为剩下的一万士兵万里归来,历经千辛万苦打了胜仗,不忍责备,才没有追究李广利的过错。”

柳倩娘道:“祖父生前爱兵如子,才赢得部下的爱戴,一个将军不爱他的士兵,士兵们怎会心甘情愿跟着他征战沙场呢?”

李陵问道:“大哥,李广利的事你会如何记载史册?”

司马迁想了想说:“我认为出征大宛有三利三弊。”

李陵问道:“三利三弊?你说说看。”

司马迁:“第一利:斩杀郁成和大宛国王,汉庭威震西域,匈奴人惧怕汉庭,不敢再骚扰汉庭边境,李广利扬我国威,功不可没。第二利:打通了从长安到大宛的通路,从此汉庭对丝绸之路沿途地理情况了如指掌。第三利:李广利带回了千匹汗血宝马,充盈军库,汉庭骑兵的战斗力不同昔日。至于三弊,我认为,皇上发兵六万,用五万士兵的尸骨换来千匹汗血宝马过于尚武,代价太高了,此为一弊。第二弊:皇上没有追究五万士兵的真实死因,令枉死的士兵家属心中郁结,失了民心。第三弊:皇上因为宠爱李夫人,就不论才能而让李广利带兵打战,爱屋及乌,此为用将无方。”

司马夫人点点头道:“迁儿,母亲认为你独自编写《太史公书》的能力已经可以了,你能够如实记录历史,这很难得。”

李陵感叹道:“姐夫,你倒是说的很公正,不偏不倚,我听了竟寻不得半点漏洞,果真是读书人,说话就是有理有据。”

想了一下又说:“姐姐,姐夫,你们知道吗?我在塞上迎接李广利的时候,他还问起姐姐的近况,我告诉你们已经结婚有子,这个登徒子竟还惦记着姐姐,我今日来就是提醒你们,以防李广利再找你们的麻烦,你们要有所防范。他不同往日了,皇上现在十分宠爱他,他也封了侯,现在得意得很!”

司马夫人说道:“陵儿,这话说的很对,迁儿,我看这两日你和倩娘就不要出门了,在家好好读书吧。”

司马迁和柳倩娘一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好谨遵母命,在家读书。

可是司马迁是侍郎,不能总呆在家里不进宫,于是只好进一日宫,再告假一日,而柳倩娘则每日大门不迈二门不入,整日在家教孩子写字,或者做些针线活。

皇上身边的郎官大多数人认为东方朔是疯子,而皇帝却认为东方朔若是不行荒唐之事,身边的郎官没有人能比得上他。而东方朔自己则说:像我这样的人就是所谓隐居在朝廷中的人。古时候的人皆隐居深山之中。东方朔时常在酒席中饮酒畅快之时便唱:“隐居在世俗中,避世在金马门。宫殿里可以隐居起来,保全自身,何必隐居在深山之中,茅舍里面。”

今日,朝堂上又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建章宫出现了一只长的像麋鹿的动物,但是没有人认识这只动物。皇上便命令东方朔来看,东方朔说:“我知道这个东西,请赐给我美酒好饭让我饱餐一顿,我才说。”刘彻应允。吃过酒饭,东方朔又说:“某处有公田、鱼池和苇塘好几顷,陛下赏赐给我,我才说。”刘彻再次答应。于是东方朔说道:“这只动物叫驺牙。当远方有前来投诚的事情,驺牙便会先出现。它的牙齿前后一样,大小一致而没有大牙,所以它叫驺牙。”

后来过了一年左右,匈奴混邪王果然带领十万人来归降汉朝。刘彻于是又赏赐东方朔很多钱财。皇上摈弃正统,容纳异类,慧眼发现东方朔,将庄严的朝堂变成一个充满温情和快乐的休息室,君臣之间宛如玩伴;同时,他不以狎亵而丧失原则,对东方朔的诤言击节赞叹,言听计从。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太史令府中,司马夫人一大早起床便觉头重脚轻,司马迁入宫当值,家里就剩下儿媳,孙儿和她。柳倩娘一摸婆婆的额头,滚烫滚烫的,料到可能是得了风寒,便着急的说:“婆婆,您得了风寒,得马上请大夫。”

婆婆气虚的说:“可能是前几日在花园着了凉气,可是,家里没有可以差遣的仆人,昨日,丫鬟小菊告假回家了,家里就剩下你我二人,你公公叮嘱你不能出门,我看我的身体不要紧,喝些姜汤发发汗,就熬过去了,不用请大夫,等你公公和迁儿回来再说吧。”

柳倩娘也左右为难,婆婆病重,自己又不能出门,这可怎么办好呢?

柳倩娘想:那李广利现在已经是海西侯了,也许顾忌身份,懂些分寸,也不至于见缝插针再找她吧?于是,服侍婆婆喝了姜汤,叮嘱三个孩子照看好奶奶,随即出门请大夫。

谁能想到,李广利汇报完战功,休息了几日,便腾出了时间盘算起了报仇之事,早几日就安排阿武盯在太史令家门口,假扮商贩,随时注意府中柳倩娘的行踪,今日,阿武发现出来一个妇人,容貌清秀,他认得是柳倩娘,于是悄悄尾随她,柳倩娘直奔东市药铺,抓了药,不敢做多停留,随即带着药回家,路过一个巷子时,被一个人捂住嘴巴抱到一辆轿子上,那马车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海西侯府,被李广利布置的富丽堂皇,所有的摆设让人感到贵气逼人。柳倩娘被抬到一个厢房里,过了许久,她才醒来,迷迷糊糊的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一个侍女看见她醒来,连忙跑出去禀告去了。

李广利终于出现了,柳倩娘怒目相对道:“果然是你,没想到做了海西侯,还这么目无礼法。”

李广利无赖的笑道:“怎么能说是目无礼法呢?我可是让人请夫人坐着轿子来的。”

柳倩娘耻笑道:“绑着人坐轿子,这也算有礼法?”

李广利嬉笑道:“柳倩娘,汗血宝马我带回来了,你知道吗?我花了四年的时间九死一生从大宛带回了汗血宝马,你知道吗?载你来的可是一匹汗血宝马,我大老远的带回了三千匹汗血宝马,为的就是今天给你证实:看上你的男人可是个不简单的人,是皇上看中的能打胜仗的大将军!阿武,把那匹汗血宝马牵过来,让夫人好好看看,本侯爷没有骗她。你看看,我的侯府比太史令家的房子宽敞多了,不如你离开司马迁嫁给我,我保证让你做侯爵夫人,你看怎么样?”

柳倩娘气愤的说:“李广利!我早已是司马迁的妻子,我们夫妻情深意重,一双儿女欢笑膝下,你让我离开司马迁,你觉得可能吗?你就这么喜欢拆散别人的家庭吗?”

李广利怒了:“倩娘!你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你我在南郊因狮子骢结缘相遇,我对你一往情深,欲重礼下聘娶你,可是那个司马谈和李广合着伙到皇上跟前说我的坏话,拆散了你我一对鸳鸯,你说:到底是谁有错在先?”

柳倩娘气的直骂:“李广利,你不知羞耻!我何时与你有过情分,一直都是你一厢情愿,我和司马迁才是一往情深,你别做梦了,我不会离开我的夫君的。”

李广利笑道:“倩娘,何必呢?我和司马迁比起来,哪个更好,现在应该很清楚了吧?他是小小的太史令,俸禄甚微。而我是贰师将军和海西侯,你何苦跟着他受罪呢?听我的话就住在侯府,让侍女伺候你,做一个养尊处优的侯夫人,不好吗?”

柳倩娘甩开他的说:“士可杀不可辱,你不用苦苦相逼,我死都不会住在这里的。”

李广利被惹怒了,大声呵斥下人道:“把夫人请回房间去,伺候她沐浴更衣,晚上我再回来。”

手下连忙照办,柳倩娘羞愤骂道:“李广利,你这个禽兽,侮辱他人之妻,你卑鄙无耻!”

李广利倒不生气,背对着柳倩娘说:“你省省力气吧!有力气等到晚上再用。”

柳倩娘气哭了,她被扶到汤室,不愿脱衣服沐浴,她大声的喊:“子长,你在哪?快来救救我呀!”

欲知柳倩娘是否得救,请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