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无爱不欢》(小说连载⑥)

智者见仁2018-06-21 10:57:06

本小说未知是否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真相。

全文共3899字,整体阅读约需8分钟。


早上洗漱完毕,庄仁满脸堆笑邀崇良一块去市里买书。“你也逛逛,没闷坏了!”“这话听着暖心,但我肯定你别有用心。大热天我还是呆房间自在!”“不去拉倒,我自个去!”

一天三餐后,大伙不是玩牌下棋手侃大山,就是出门溜达逛大街。在大家眼中,集训前的日子虽偏安一隅,却快活似神仙。

“去哪儿呀?”申颖在门口探进半个身子。“干嘛?找崇良啊,他不在。”庄仁故意逗申颖玩。“屋里不有他这个大活人吗?”申颖指着崇良。“有吗?我怎么看不见?哪有啊?”崇良一言不发,推开庄仁便往外走。

听庄仁要去市里买书,申颖顿时欢呼雀跃。“去去去,我跟你去!”庄仁见雪霏霏走了过来,便放缓步子等着。雪霏霏依旧扎着马尾,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今天换上了那件蓝色碎花连衣裙,配着一双黑色高跟凉鞋。庄仁觉得雪菲菲朴素的妩媚,很是合乎自己的口胃,就像艾昕一样。“雪菲菲,去市里逛逛吧,我去买几本书,申颖也去。”“这太阳太可怕了,我一晒就头晕,改阴雨天吧。”雪霏霏朝庄仁灿烂一笑,以手当扇在胸前挥着。

“求云求雨我可没这法力啊!”庄仁尴尬笑笑,顿觉早晨的太阳愈加燥热。“去吧,体检都完了,再不去,以后恐怕没机会了。”申颖也劝请雪菲菲。雪菲菲笑着摇头,说你们去吧,我就偷个懒,有好书回来借我。庄仁打趣说,这世上唯有偷懒警察没办法抓人,还只能看着人家偷。崇良瞥了庄仁一眼,“我看你有点想动手抓人的冲动!”说着,压低嗓门凑到庄仁耳边,“一大早你求云雨,真有你的!”“我就抓你!”庄仁张开五指朝崇良头上抓去。

出了饭堂,申颖叫住庄仁,说等我几分钟,上楼一会儿就下。“这大热天的,还是甭去了吧。”申颖头一偏,朝庄仁直瞪眼,“一个大男人,怎么说话不说算,不说好去吗?你要偷懒,我就抓你。”申颖伸出五指做着鬼脸。“抓吧抓吧,抓破我衣服让你赔新的!”“等我啊!”申颖转身小跑上楼。“我在那门口等你!”申颖回头做了个“OK”手势。

庄仁站在招待所院外的树荫下等着申颖。三五成群相约出门的男男女女,见了庄仁便嘻笑着打招呼,算是请假外出。对于这类需求,庄仁都是大手一挥,然后叮嘱一句注意安全早去早回。庄仁远远见申颖将早上的两根长辫散成了披肩长发,将刚才穿着的黑色收腰露肩短裙换成了黑白相间条纹拖至脚背的长裙,双肩和两只胳膊也藏进了条纹袖里,斜背着的红色小包垂吊在小腹前,一根红色细带将胸前分割成双峰独立。

“走!”申颖欢快约着庄仁。“说几分钟,你自个看看时间!”申颖哈哈笑着:“才六分钟!你看表嘛!”申颖从包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又“啪”地按开一把绿色小伞撑在俩人头上。“你这哪是上街啊?”早上端庄静气的申颖,眨眼就变成了活脱脱的时髦女郎。申颖故意将墨镜凑近庄仁的脸,问:“不上街上哪呀?”

庄仁胳膊一挡,说我看你是上非洲大草原跟斑马群会合吧,这条纹晃得我头晕。“没事,保证安全带你返回。”“你昨天穿的裙子叫啥?”“啥叫啥?”申颖格格笑着,“那叫一片式低开衩碎花高腰裙,晕了吧!”“我看那就一块大桌布。不过配那小褂还挺好看。”申颖笑着用胳膊肘别了下庄仁,“什么小褂,那叫小衫。”

人来车往的大街上,共在一把伞下,庄仁对申颖挨得太近感到有些难为情。“热热热!都要晒出不育症了,我这是舍命陪君子,知道吗你?”“什么啊,我看你就想陪雪菲菲逛街。”申颖“哼”一声,双眉一扬,“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庄仁笑笑,一把取了申颖的墨镜。“我戴下,看看有没有土匪气质。”“我看你土著气质倒不少!”

庄仁还给申颖墨镜,一时没了言语,心里感叹:申颖其实并非没心没肺,而是心细如发洞察秋毫。“对了,今晚大礼堂前广场放电影,《高山下的花环》,露天电影哦。”申颖挥手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别走太累了,留足精力晚上看电影。”“你咋知道有电影?”“出来时炊事班那个胖子班长告我的。”庄仁一乐,说那个胖子班长挺可爱的,是不是开始追你了。“他追?拿菜刀追呀?”申颖说着,自个乐得哈哈大笑,全不顾一侧长发盖在了庄仁胳膊上。

如果把申颖换作艾昕,庄仁这时候肯定会情不自禁一把将她揽到怀里。与艾昕离别三个月的日子,在庄仁看来每天都是在漫长中煎熬。在师大偎依着艾昕看露天电影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

初夏时分,夜空中仍留着太阳的余辉。热恋中的男女在毕业离校前相拥着看电影,有一万个为爱而冲动的理由。长而宽的石凳留存着白日的余热,似乎为激情男女源源不断供着能量。

庄仁的第一次冲动,就是在露天电影院将随意放在艾昕大腿上的手,悄悄行进到她的小腹之后,又在黑暗中乘势钻进上衣游入她的胸前,最后被艾昕隔衣紧紧握住。一番拉锯战般的僵持后,最终成功翻越艾昕胸前的双峰。那柔滑温热的感觉,让庄仁热血沸腾,全然忽略了屏幕上的影音与周遭的眼睛,仿佛世间的天大地大,一切都在伸张的五指之下。

恋人间的情欲冲动,一如攻城掠地侵略成性的帝王,每当拿下眼前一城,眼光便瞄准了远方一池。庄仁的第二次冲动,是在露天电影院看到一半便拉着艾昕进了图书馆旁的小树林。

静静的小树林里,洋溢着图书馆舞厅传来的交谊舞曲旋律。庄仁亲吻着艾昕,解开她的背扣双手轮番在她胸前畅快夜游之后,又开始激情的分工合作。庄仁一手搂着艾昕,另一手悄然直下,每一寸前行自然又遭致艾昕的抵抗,可执著的前行一路摧毁着艾昕抵抗的诚意。当艾昕双手用力环抱住庄仁的脖子时,庄仁顿时感到挺进的道路豁然开朗。舞厅斑驳陆离的光透过窗户,从枝叶缝隙间洒落到艾昕脸上,一闪而过。小树林的虫鸣与舞厅的旋律倏地消失,艾昕不时冰裂般颤动。合着彼此咚咚心跳的节拍,庄仁感觉艾昕在自己的指尖上轻快地跳起舞来。

午餐开饭前庄仁和申颖刚回到招待所,马干事便将电话打到了值班室。“体检都过了,预订火车票的事已与火车站联系好,现在请做好钱款预收,晚饭前务必订好明天的所有车票。”庄仁与马干事逐一确认后便挂了电话,径直上到雪菲菲房间。“体检没问题,明天上午出发,提前做好准备吧。下午我带人去买火车票。”“太好了!”雪菲菲一脸兴奋,“辛苦你了!”

庄仁又敲开申颖的房门。申颖洗了一把脸,正在屋里吹着吊扇。“告诉你一件事,得正确对待啊!”“啥事?”“体检的事,结果都出来了。”“怎么样?”申颖眼巴巴地盯着庄仁。庄仁满脸凝重,一言不发。“是不是我没过?快说,求你了庄仁!”庄仁“唉”一声,说这不是你求不求的问题啊,求我有啥用。“说啊你!”庄仁盯着申颖,一字一顿地说:“你过了!”申颖狠狠在庄仁胳膊上抽了一下,眼眶里顿时泪水直打转,止不住抽泣起来。庄仁一时不知所措。

“真打啊!”庄仁呲牙咧嘴,摸着被申颖抽打的胳膊。“你过了吗?”庄仁不敢盯着申颖的泪眼,没好气地应着过了。申颖破涕为笑:“有你这么讨厌的吗?”“行,我讨厌我走!”

庄仁高兴地下楼吹哨集合,向大家宣布了体检结果及午饭后带人去市里订火车票的事,引得队伍中口哨与吹呼声响成一片。这一顿,大家吃得比年饭还高兴。

傍晚,大红落日徐徐西沉。大院里三五成群的人们纷纷朝大礼堂方向走去。

申颖从服务社买了一袋冰激凌给崇良几个分发。“那有座吗?站着看多累呀。”庄仁问崇良。“你以为你是军长亲儿子啊!看场所电影都叫累,叫你上前线咋办?”大家正说笑着,一支纵队步伐整齐地走了过来,每人左手拿着一个小巧的方形木质板凳。庄仁悄声对雪霏霏说,我看那小板凳都供他们自个坐。雪霏霏微笑着,说好看就看,累了就回房间歇吧,你也累了一天。

大礼堂东面广场四周的灯已亮起。又有几支队伍呼喊着“一二三四”入场。带队骨干高喊一声“放”,队伍便统一侧身弯腰,小板凳齐唰唰地“啪”一声撞击着水泥地面。带队骨干一声“坐”,队伍眨眼间又齐唰唰地坐了下来。

“见了没,这就是统一行动听指挥!”崇良好奇地感慨。庄仁正环顾左右时,申颖突然喊了起来:“哟,好可爱的小宝宝!”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男孩一手抓住了申颖的裙子。申颖蹲下身,一手轻拍着小家伙屁股,一手握住他抓住裙子的小手。年轻的妈妈跑过来从申颖手中抱过小家伙,说宝宝叫阿姨。小家伙奶声奶气地朝申颖喊了一声“阿姨”,逗得申颖直乐。

电影刚放一会儿,雪霏霏便跟申颖打招呼:“你们看吧,我回招待所了。”说着,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庄仁拍了下申颖和崇良的肩头,说你们接着看,我送她一下。

“挺远的,我送你回吧。”庄仁跟在雪霏霏身旁。“谢谢,不用。”“这院子大,晚上还挺阴森的。”“没事,实习时我都跟人体标本呆过一晚呢。”雪霏霏执意不让庄仁送。“明天借本书我看,好吗?”庄仁只好止步,“那不送了,小心点。”望着雪霏霏远去的背影,庄仁一时没了接着看的心思。等雪霏霏走远,也悄悄回了房间。

崇良看完电影回到房间,见庄仁盘腿坐在床上看书,一脸惊讶。“说实话,碰她了没?”“碰啥碰?”庄仁懒得抬头。“你看你看,装得外人一点都看不出来!”“你说我今晚碰雪霏霏?我告你她头发我都没挨着。”庄仁盯着崇良,“你老实说,是不是成功碰了?”

崇良一屁股坐到床上,说我发现个秘密。“关于申颖的秘密,想听吗?”庄仁突然大笑,“是不是见到她身上那块紫色胎记了?”“你啥意思?刚才还给我一个劲装正人君子,这会又原形毕露。”庄仁催着崇良,“啥秘密?快说。”“那还是算了吧。”崇良拿过庄仁的书翻看起来。

庄仁夺过书,一把掐住崇良脖子:“说!”崇良摔开庄仁的手,两眼望着天花板感叹,“原以为申颖是个粗人,没想到情感细腻着呢。“怎么个细腻法,用事实说话!”“看电影时你猜她咋了,被感动得眼泪哗哗流!”

“就这秘密?”庄仁哈哈大笑,“到底是她被电影感动得哭,还是被你弄哭的?这是问题要害所在。”崇良气得“哼”一声,“你别一天到晚以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庄仁嘻笑着凑近崇良,问:“你没跟她抱头痛哭吧?”崇良朝庄仁吼一声,“不扯了,冲澡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