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思念如潮自别离(小说全免资源)

宗宗书屋2018-06-21 10:35:50

思念如潮自别离精彩内容推荐全免阅读,思念如潮自别离主角叶雨桐,思念如潮自别离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欢迎大家观看。


第15章:识 | 别 | 上二维码回复小说名,即可观看小说全文。

叶雨桐听到这魔鬼般的声音,顿时觉得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已经没有任何秘密了。

她耸耸肩,无所谓的说:“我喜欢了他三年。”

三年,真是讽刺,三年都是自己在单相思,她也是无语,不知道为什么会坚持这么久,不过争论这些也没什么必要了,这两天受到的伤害,可能让她以后都没有勇气去爱人了。

她缩回手,准备撤下,岳清辰却说:“你不吃饭你想干什么?”

“我想吃饭。”

她是个实诚的孩子。

坐下来之后,她手握着筷子,岳清辰突然握住了她的手,凌厉的声音随之而起,“故意在我面前装可怜?”

叶雨桐满脸死灰,“我不会,我知道我装可怜你不会心疼,所以我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当务之急,还是填饱肚子要紧。

她大快朵颐,很佩服张妈的手艺,她却学了很久都学不好,她都想杀了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一点生活的技能。

岳清辰命令佣人去拿医药箱。

叶雨桐连忙放下了筷子,焦急的站起来,扫了他一圈,横竖弄不明白,“你受伤了吗?拿医药箱干什么?”

佣人恭恭敬敬的拿着医药箱过来,岳清辰抓起她的手,拿出碘酒,上了一下药。

这个颜色……叶雨桐要拒绝,“不行,我不想上碘酒,好丑。”

“知道臭美了?”

“我哪里臭美了?”她噘着嘴,很不满,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是喜欢素颜,可是也不想擦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啊。

岳清辰抬眸,凝望着明眸皓齿的她,小嘴撅得高高的,几缕头发垂到面前,煞是可爱美丽。

他怎么会觉得这个女人好看?一定是假的。

他直接扔给她,站起来上楼。

叶雨桐莫名其妙,她刚刚也没做什么事,为什么这个男人的脸色变得比翻书还快?

叶雨桐自己处理好了伤口,回到主卧,打开房门,准备想去洗澡,可是一个男人突然冲出来抱紧了她。

“你……”

“不是说你不会想顾南轩?我警告你,你跟顾南轩不会有未来,你是我岳清辰的妻子,在做我妻子这段时间,我警告你不要拈花惹草。”

“我知道我是你的妻子。”她咬着唇,不自觉的会想到今天的一幕,想想都好揪心,她怎么遇到了这些人渣,怎么会让自己的生活一败涂地?

眼泪簌簌而下,她控制不了自己,她靠在他身上,抓着岳清辰的手,失落的说:“求求你不要放开我,给我一下下就好,大不了我付钱给你。”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气死人的冲动。

岳清辰发誓,这是最后一次让叶雨桐放肆。

哭够了之后,叶雨桐放开他,恭恭敬敬的颔首,说了一句:“谢谢你。”

“用完了我就想把我扔掉?叶雨桐,你好大的口气。”

叶雨桐欲哭无泪,看着男人双手缠着她的腰间,顺着腰部一直往上,脱掉了她身上的T恤,没几下就把她身上的束缚全都脱掉。

叶雨桐双手拦在胸前,恳求:“你别来了好吗?我的身体还有点痛,你再来,我要哭了。”

“哭啊,哭给我听听。”岳清辰哑然失笑,翘起唇角津津有味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坏男人。

岳清辰似笑非笑,沉声道:“小丫头,又在骂我?嗯?今天我让你哭个够。”

叶雨桐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脱光,他付出了他的实际行动,让她哭了个够,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她说话已经哑了,几乎都说不出话来。

她轻咳了一声,发现外面天已经暗了,这个男人啊,不用工作吗?整天就只知道折磨她。

她抚着腰,蹑手蹑脚的起床,开始搞毕业论文,没有多少时间了,她必须要抓抓紧时间才行。

她认认真真的查找资料,坐着笔记,她不敢敲键盘,只是认真的看资料而已,万一把正安睡吵醒了,他又会大发雷霆,到时候受伤的还会是自己。

她打了一个哈欠,起身松松筋骨,猛然发现岳清辰正坐在床上,脸色是一副很凝重的表情,叶雨桐不敢出声,只想当自己是透明人,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沉重的说:“去给我倒一杯水。”

他脸上满是汗水,刚刚在梦里,他又梦到了当年的那一幕,无论他怎么哀求,叶家的那对夫妇就是不肯救他妈妈,他一遍遍的喊着,结果还是无济于事。

任由泪水和雨水交杂着淋湿了他的身体,弱小的他扶着母亲起来,可还是来不及了。

母亲临死之前,对他说,要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即使没有她的参与。

他握紧拳头,他怎么能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都是叶家,是叶家见死不救,他们该死,他不该对叶雨桐起了恻隐之心。

他起身,毫不留恋的走出房间。

叶雨桐上楼之后,发现房间已经空了,她撇撇嘴,刚刚岳清辰还说要喝水,转眼自己倒是不见了,这个男人,是存心跟她作对吗?

她继续忙碌论文。

岳清辰约了郑明朗出去喝酒,他在开车的时候打电话给他,郑明朗那边是萎靡的声音,他叫嚣着:“清辰啊,你好歹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我……我佳人有约,你跟你的漂亮小媳妇好好玩去吧,别打扰我。”

“你的手不想要了?”

郑明朗把身边的女人推开,烦躁的说:“别提这件事了,你冲冠一怒为红颜,连我这个好兄弟都不要了,你也不看你身边兄弟这么多,可是独独只是我在你受伤难过的时候陪你,你也不给我一点面子。”

岳清辰不听他的唠叨,直接挂掉了电话。

两人来到了本市著名的魅色酒吧,他们坐在包厢内,服务员已经上来了满满当当的酒。

郑明朗直接问:“你们该不会已经全垒打了吧?清辰,你想清楚,其实我觉得那个女人挺好的,不像是魔头的女儿。”

岳清辰闷闷不乐的喝酒,缓缓开口:“哼,见过一面你就说人家善良了?那么这些年被你玩过的女人呢?”

“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不过说真的,既然你决定报复的话,你就不要喜欢上她。”

“怎么可能?”岳清辰摇头,同时也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