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明朝那些事儿

一搁2018-06-21 10:21:55

 

刀砍东风,于我何有



 【一】

天启五年四月,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被逮捕,投入诏狱。他们的罪名是受贿。

我是一名监狱的看守。

第二天要开始审讯,由于汪文言的口供指认杨涟受贿两万两白银,故而他第一个被提审。锦衣卫指挥使许显纯拿出证词,逼他认罪,他拒不承认。我虽不在场,满耳却是关于杨涟点点滴滴的议论,虽未看到那个残酷的情景,却听懂了他的执著与不屈。他肯定是被用刑了,因为被抬回来的他抬,早已血肉模糊。

我曾问他,你为何不就此承认,远遁而去?何苦非要趟这滩浑水?他回答:“涟一身一家其何足道,而国家大体大势所伤实多。”

几天后,我照常去查狱,在顾大章的监狱里,我发现了一封遗书。我问顾大章这封遗书的由来,他很从容地告诉了我过程。我沉默了,想到杨涟受的苦,他的一片贞心……我收起绝笔,告诉他:“这封遗书,绝不会落在许显纯乃至魏忠贤的手里。”我将信埋在了牢房的墙角下。

杨涟被杀后,我将其取出,并公众诸天下。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因为杨涟教我相信,无论何时何地,正义都是存在的。


【二】

天启五年七月,魏公公告诉我,杨涟不能不死了——许显纯,你必须要了结了他,切记,不能留下明显的皮外伤,

我答应了,在一个晚上,我提着一个铜锤,走进了杨涟的牢房。我用它砸向了他的胸膛,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我知道,他一定死定了。所以我并没有管他,走出了牢房。第二天,我派人去看看他,顺便帮他收尸,可是得回来的消息却是:“杨涟未死。”

现在的我,已快疯了,在已经用了“布袋压身”,“铁钉入耳”的方法后,杨涟他依然没死。虽然他并没死,但他一定活不了。我自己想。

在牢房,杨涟拖着伤残的身体,神志模糊。处于濒死状态的他,写下了最后的血书,他笑着,似乎等着最后的结局。

第二天,我用一个大铁钉,钉入了杨涟的头顶。

死了吧?

应该死了。

我松了一口气,出去向魏公公报告了。


【三】

三年后,有份铿锵绝笔昭示天下:

“仁义一生,死于诏狱,难言不得死所,何憾于人?唯我身副宪臣,曾受顾命。”

“涟既身无完骨,尸供蝼蚁,原所甘心。”

“但愿国家强国,圣德明,海内长享太平之福。”

“此痴愚念头,至死不改。”

“大笑大笑还大笑,刀砍东风,于我何有哉!”

杨涟,千古之下,终将不朽。

 

【后记】做为一个热爱读书、热爱历史的人,我读过一些历史小说,也从中了解了许多的历史人物。有一人,让我为之唏嘘不已,为之热泪盈眶。他不求家财万贯,不求出将入相,不求青史留名,唯以天下、以国家、百姓为任,甘受屈辱,视死如归。他就是因弹劾魏忠贤二十四大罪而惨死的明末名臣——文中的——杨涟。

 



为啥不用我?


我叫俞大猷,福建晋江人。原本我是个文臣,可是文官没意思,于是弃文从武,当兵去了。要说我从军前几年的经历,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让人莫名其妙的事层出不穷,且听我慢慢讲来。

我是个比较喜欢管闲事的人。近来我大明连年遭遇海贼,看守金门的我看着海贼闹一日凶过一日,遂想要带兵出征。我上书监司,要求抗击海贼。结果来了一群打板子的人,和上级简单粗暴地答复:你个屁大的小官,凭什么上书?这事我想不明白。不过我依然我行我素。

再后来吧,海贼不闹了,安南地区又叛乱了。兵部尚书准备出战。虽然这事跟我没啥关系,但我还是再次挺身而出——管闲事。我向尚书大人请缨,这次我聪明了,顺便说了一下自己的用兵方案,力求从军。尚书大人看到很欣赏,还夸奖了我。我心里那个兴奋啊,时刻准备上战场。但……一直到叛乱平定,我都没有去过前线一次。我傻了,不明白为什么夸了我,还不用我?这事我郁闷了好久,但我仍不气馁。

嘉靖二十一年,又一次机会来临。蒙古军大举进攻山西,皇上大人下令在全国选拔人才,我又一次毫不犹豫地报了名。这次我的运气不错,宣大总督翟鹏亲自召见了我。他多次与我讨论军事,我侃侃而谈,表现很好,常令他折服。总督大人还内疚地说:我不该以对待武卒的态度接待你。甚至,总督大人都离开自己的座位向我施礼致意。我万般感慨终于得遇知音,可以有一番作为了。然而又是一次遥遥无期——虽然他知道我的才学,虽然他向我行礼,但直到俺等无可等回了老家,都没有任用我!

如此种种桩桩件件,皆成迷惘:为啥不用我?



 




文、帖、图、影,就此一搁。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