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长篇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天涯非是》(九)

楚人一炬2018-06-21 08:17:28

本篇小说的性质是长篇魔幻现实主义+讽刺+批判。

“满纸荒唐事,读尽全是泪”。

(九)布局

在酒席上,付天通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近年来沿河开了不少工厂,老百姓也从中受益,但是这些工厂排放了大量污水,污染了饮用水,导致各村都不同程度出现了癌症病人,这个势头年年递增,谁又能保证下一个受害者不是咱们自己呢?如果再放任下去,过不了多久咱们自身也会成为受害者,到了应该管一管的时候了!”大部分书记都表态说:“对,到了该管的时候了,再这样下去,咱们村子死光人,就村不将村了!但是这件事还需要大哥你带头。”听了大家的大体看法后,付书记继续说:“管,还有这么几个好处,第一得民心,第二村里也能从赔款中截留一部分资金,我认为这是一个名利双收的事情。大家怎么看?”大部分书记都说:“一定要管,不能容许他们继续危害咱们的家园。”有个别书记问:“我主要担心村里这些企业倒闭了,会影响村级收入。”付天通说:“咱不能让企业倒闭,咱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求政府出资建污水处理厂或是铺设排污管道。”那个书记听了后就说:“既然这样,我同意,该管一管了,平时这些企业自认为认识上级领导从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也该治治他们了,让他们知道咱们兄弟也不是吃干饭的!”大家都纷纷赞同。

付天通说:“既然统一了思想,那就得考虑下一步采取哪些措施。”有人说咱们几个村书记一块去找领导,有人说发动群众上访。付天通听了众人的想法,总结道:“各位书记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认为去找领导这个方法不妥,这是有前车之鉴的,在他们眼里,咱们还不如一条狗,他们肯定不会帮咱们,所以咱们只能采取发动群众这个方法。现在各村得癌症的都有几十人,他们也有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同样这些人也是受害者,所以把他们组织起来围堵工厂、争取赔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也说不出什么,最后解决问题还得靠咱们,只要咱们稳坐钓鱼台,等上级领导实在解决不了了就会来找咱们,那样咱们就能把握主动权。”大家说:“好,都听你的。”付天通说:“现在我再说几个细节问题,一是村干部要去游说受害群众去围堵工厂大门,但是在围堵过程中村干部不能露面,除非有村干部是直接受害者,二是一定要让群众坚持下来,可以暗中支持,比如说管饭之类的,但是不能以村委的名义,三是制作标语,不能打人,安排亲信进行录像,以防村民被欺负,留好证据。最重要的是咱们哥几个要团结,要拧成一股绳!”大家都心悦诚服地说:“有你主事,我们绝对能办好。”最后付天通说:“这样,时间初步定在清明节后,大家扫完墓后再安排,具体时间再听我的电话。”

过了几天到了清明节,我请了一天假去给爷爷上坟。我哥也正好在家,我俩去买祭品,居然看到有纸糊的苹果手机,老板就推荐买个手机联系方便,哥白了他一眼说:“你的意思是爷爷联系我们、给我们打电话?那不得吓死人,算了还是不要了!”老板说:“你不懂了,别人都有了,你爷爷没有,他生气了不得和你要?”哥想了一下说:“靠,也是这个理。”我说:“怕爷爷不会用。”老板白了一眼说:“乔布斯已经下去教了,你还操心什么?”我们便买了一个。老板又提醒:“不买个充电器?”哥问:“这不配套吗?”老板说:“阴间的东西都不配套,都单独卖,有人就因为没买充电器后来又专门来买充电器再烧了送去。”我问:“真的假的?”老板说:“不信算了,回头你爷爷找你要就不好了,找你要还是小事,让你送去就麻烦了。”哥说:“算了,给我配齐全。”我说:“老板你真会做生意,太牛了。”老板笑了笑说:“顾客就是上帝,一定要为你们考虑周全。”我说:“按照你的说法,上帝害怕鬼,要为鬼服务?”老板说:“你不懂了,时代变了,老鼠都给猫当伴娘了,所以上帝不仅要服务,而且还要全心全意呢!一旦不全心全意,鬼们觉察出来了就会造他的反,所以在现在的鬼界,鬼都很幸福,不像咱们。”

去上坟的时候,爸爸先对着坟头嘟囔了几句,他说:“爹,你死得早,现在我的孩子你的孙子都长大来看你了,他们很懂事,不仅给你带来了好酒好肉,还给你买了手机,你慢慢享用。”他又回过头对我俩说:“你们的爷爷十岁就死了,惨啊!”然后,我们把这些高科技产品都拿出来并点上火,在烧冥币的过程中,我已扔出去两叠冥币,发现还有一叠冥币,我对哥说:“我记得咱买了两叠冥币,难道那个老板多给了一叠?”我拿出那一叠看了几眼,爸爸催促说:“抓紧放进去,都快烧完了。”我就把它扔进了火堆,并感叹道:“现在的冥币做得太像了,连金线、水印都有,已经分不出真假了。”哥说:“现在科技发达,咱们想山寨什么就能山寨什么。”回家后,妈妈问:“昨天新取的那一万块新票子你们谁见了?”我问:“你放哪了?”她说:“我当时想看看你们买的什么祭品,就把它放在祭品旁边了,然后有事离开了,等我回来拿就找不到了,是不是你爸藏起来了?”爸脸色难看地说:“我整理祭品的时候,看到了一叠冥币,心想谁拿出来的怎么不放进去,就把它放到祭品袋子里了。”妈妈的脸色立即变绿了,有气无力地说:“今天你都烧了?”

农村人挣钱不容易,因为这个事情,妈妈生了爸爸一个月的气,生气也没有用啊,烧了就彻底没了。幸好上个月景洪给我打来了半年的钱,正好还剩下一万块钱,我就都取出来了弥补损失,这样妈妈的情绪才缓和了些。

过了几天,接到表弟季云鹏的电话,他说:“我在县里开了一家服装店,你过来捧捧场吧。”我说:“好啊,恭喜你发财了,想给你贺礼200块钱,可手头没钱了,就从欠我的2000块钱中扣200吧。”他说:“无所谓,我的钱都进货了,手头也没现钱,等有了再还你。”我说行。去了后才知道他开得是户外运动品店,看着白莹莹在忙活,我说:“弟妹,你摇身一变就成了老板娘。”她笑盈盈地说:“多亏了你的支持。”我心里说:这句话说得不错,你认识表弟也是我的功劳。我问表弟:“现在都流行网上购物了,那你还敢开实体店?”他说:“开实体店也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实力,其实也是在网上装门面。”我又问:“你的蚕宝宝还卖吗?”云鹏说:“当然卖了,那个市场开辟得很辛苦,也是我的基础,不能随便放弃。”我夸道:“你们俩联合起来终于做大做强了”。白莹莹插话道:“听姨说你到村里当干部了,没想到啊,恭喜你,你们村以后有订单,就照顾我和你表弟一下,你表弟会给你提成的。”我说:“好啊,让我去给你们拉皮条,我掉进你们的圈套了。”大家都笑开了。看着白莹莹变得更水灵、更性感了,又想到现在和我走得很近的付梦君,一对比我就伤心了,内心不停地泣血,感叹自己命苦,总之白莹莹的靓影加大了我的心里阴影。

今天早上书记对我们说:“有找我的电话就说我外出了。”上午9点多的时候,村里电话响了,对方问:“书记在家吗?”我回答:“不在,你是哪个单位的?”他说:“信访办。”他又书记问去哪了,我说:“不知道,好像出发了。”胡会计也接到了电话,对方问书记在家吗,会计回答:“你好,张主任,书记不在家,有什么事吗?”张主任说:“你们村的村民堵住杀鸡厂大门不让员工进去,在瞎闹腾什么?还有你村村民在镇政府上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抓紧和书记汇报一下,把他们都领回去!”会计说:“我也正好找书记有事,给他打了十来个电话,他没接也没回,哎呀,没有他的指导我手头的这些工作都没法开展了。”张主任严厉地说:“那你们先派人把你们村的村民都领回去,快点,王书记都生气了,他给付书记打了好几个电话,付书记也不接也不回,这可不好啊。”可是我没听见书记的手机铃声响起过一次。

挂了电话,会计向书记汇报了情况,书记说:“知道了,我要去省会一趟办些事情,有什么事你敷衍着就行。”刚要出门,书记接了个电话,笑着说:“哎哟,赵书记你好,我可想你了,一直想去给你汇报工作,你什么时候有空?”赵书记说:“我现在有空,你过来吧,我请你吃饭。”书记说:“今天真不行,我正在外地呢,前几天约了个客户,要和他商量招商引资的事,过两天这边事情处理完了我再亲自向你汇报,他过来了,不好意思,先挂了。”书记挂了电话就开着他的大奔走了。

这期间,会计又接了几个电话,他回道:“不好意思,王书记,这群刁民总给政府惹事,我一定骂死他们,行行行,我马上去。”听到会计这么说,还以为他要出门,但是他挂了电话,稳坐如山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继续舔蜂蜜菊花养生。我想:会计就是牛,泰山崩于前而不惊,是干大将军的料。

过了一会会计又接了电话,说:“王书记,我正打算走,来了两个办事的,马上处理完就去。”听见王书记在电话那头大声喊:“你看看村里还有谁在家,让他先过来维持一下秩序。”胡会计说:“我去看一下,稍等。”然后出去转了一圈,回来说:“村里没人了,大家都不在。”王书记问:“计生主任在家吗?”胡会计答道:“郭美她妈死了,今天请假了。”王书记大声说:“那你快点过来!”挂了电话,郭美骂胡会计:“你这老不死的,你妈才死了。”胡会计奸笑道:“我也是为你好,这几天你可以休息一下了。”

胡会计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说:“11点了,到饭点了,该去看看了。”他拿出手机给王书记打电话,问:“王书记你在哪里,在镇上还是在工厂,我怎么没看到你?”王书记说:“我在杀鸡厂呢,你在哪里?”胡会计说:“怪不得没找到你,我在镇上呢,我马上去杀鸡厂。”郭美笑着骂胡会计:“你又坑爹呢!”胡会计说:“我耍儿呢,去找儿吃饭。”郭美对我说:“看到了吗?什么叫做老奸巨猾,这是最好的样本。”胡会计笑吟吟地出了门。我问郭美:“刚才打电话的人是谁,真是他儿?”郭美笑着说:“他要真有这么一个儿,他家就鸡犬升天了,那人是镇上纪委书记。”我愕然道:“好大的官。”郭美笑着道:“平时在他们面前装孙子,背后就要骂他们龟孙子。”

过了十分钟,胡会计又回来了,郭美问:“你怎么又回来了?”胡会计说:“回来喝口水,走到半路上渴了。”他就坐下喝了一口水,并带上杯子,然后对我说:“小苏你和我一块去。”我正好也没事,就跟着他一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