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原创小说阁(小说免费阅读)

微商操盘2018-06-21 08:04:28

原创小说阁,官方唯一公众号!


第一章 惩罚

深夜,我被一阵刺耳的手机铃音吵醒。眯眼看清电话号码,我不敢怠慢,快速接听,“十五分钟之内到我的别墅!今晚,我要你!”电话里的男声低沉、阴冷,还透着一股子邪气,却很迷人。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就已经被挂断,只留下一长串“嘟嘟”的盲音。这样的电话,近一个月里,我已经不知道接到过多少次了。

打电话来的是秦深,M国首屈一指的豪门秦家,唯一的继承人,秦深!一个月以前,我被自己的婆家作为交易条件卖给了别人做代孕情人,而这个别人,正是秦深。

我悄悄起身,轻轻推开里间的房门,望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丈夫,快速将自己收拾干净,开车出门。秦深的任何要求我都无权拒绝,不仅因为他控制着我的婆家,更重要的是他手里还捏着我亲生父亲的性命!

我一路开着快车,连闯了两个红灯,还差点与一辆大客车直接KISS。终于赶到秦深别墅门口的时候,还是过去了二十分钟。

“你迟到了五分钟,我的白太太,准备接受惩罚吧!”秦深低沉的音色明明很好听,但我却忍不住浑身一颤,他所说的惩罚,只会是那一种。

我被他扯进门直接摔倒在沙发上,除了第一次,他每次要我都是沙发,他说他永远都不会让我再爬上他的床,和我上床,他嫌脏!

男人深邃的双眸直盯着我,他清俊的容颜依如一年前那样美好,带着独属于他的魅惑和淡然。我曾经以为这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神情,好看到让自己迷醉。但如今,他的这种神情带给我更多的是恐惧。

秦深拿起茶几上的一瓶香水,是那种夜店里专门为客人准备的能够增加情趣的特殊香水。他要我求着他要我,他要把我的尊严,我的廉耻统统踩在脚下。

“能不能不用这个?”我颤着声音求他,他每次都会用这个来惩罚我,那种屈辱又羞耻的感觉,让我想起来就无地自容。

“不能!”只有两个字,冰冷的砸进我的耳朵。

“你这样,即使怀孕了也会对孩子不好,而且......如果你真想要孩子的话,我们可以试管。”我大着胆子继续求他。

“呵呵,白太太,我想你弄错了,我不是想要孩子,而是喜欢要孩子的过程,或者说喜欢惩罚你的过程。”男人抬手捏住我精致小巧的下巴,笑得妖凉。

“况且,有了孩子也不一定真的就能生出来,你以为我会想要你生的孩子?只是爷爷说半年之内如果再没有女人怀上我的种,他就会停了子依的治疗。所以,白太太,你应该懂的!”

随着一股刺鼻的浓烈花香,我感觉全身都开始发热,发烫。下一秒,秦深高大挺拔的身体就重重地压了过来,带着强烈的男性气息......

秦深开始解我的衣服,他解得很慢,也很仔细。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手指上的每一个动作。他有些发凉的指尖轻触着我的肌肤,落在我身体的每一处却像燃起了熊熊烈火,灼烤得我不安又焦躁......

第二章 意乱情迷

“想让我要你?”秦深的声音带着轻喘,气息喷洒到我的颈窝,极具诱惑。`

我感觉身体里就像有千万条蚂蚁在啃食一般,酥痒难耐,很想找一个发泄的出口。我拼命紧咬着双唇,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一种很羞耻的声音。

秦深就那样高高在上地直视着我,他高贵得如同天神,而我卑贱得好似蝼蚁。我感觉到自己额头上的墨色秀发已经被汗珠打湿了,喉咙里也干涩得厉害,拼命别过头避开他仿佛要把我吞噬的炽烈眼神。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似乎整个身体都被身上的这个男人给贯穿了。泪水一颗一颗顺着我的眼角滚落到耳廓,却被他迅速的擦掉。我拼尽力气想要挣脱,身体却在香水的作用下不受控制地做出迎合的动作。

我的反应深深地激发了男人骨子里最原始的欲望。他抓起桌边的一瓶红酒,雪白的贝齿直接咬出瓶塞,一边仰头灌着红酒,一边在我身上纵横驰骋,鲜红的酒液随着他剧烈的动作不停地喷洒,在我面前绽开一朵朵血色的酒花。

“爽吗?”男人嘶哑的声音撞击着耳膜,如同地狱里的修罗。

“不爽!”我从紧咬着的牙齿缝隙里吐出这两个字,我恨这样的他,更恨这样的自己。

“好,很好!不爽,那就让你疼!”男人将剩下的红酒全数倒进嘴里,空酒瓶被扔在桌脚,“碰”的一声摔得粉碎。他就跟发了疯似的,连续不断地横冲直撞,野蛮的动作像足了一只发了情的猛兽......

半小时后,男人狠咬着我的耳垂才将自己完全释放......

几分钟之后,秦深已经穿好了衣服,紧皱着俊眉斜靠在另一张沙发上抽事后烟,看来身体的发泄并没能令他心里舒服半分。

我隐隐能猜到他郁闷的症结所在,但我不想解释,况且就算我解释了他也一定不会相信。这个男人对我的鄙视已经根深蒂固,长在了血脉之中。

我一件一件捡起被男人扔在地上的衣服,慢慢穿好。对面沙发上的秦深,隐匿在烟雾中,俊朗的剑眉,英挺的鼻梁,深邃迷离的凤眸,棱角分明的薄唇,不得不说,他的样子真的很好看,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他意乱情迷,而我......曾经是其中最严重的那个。

“盯着我干什么,日久生情了?”沙发上的他忽然开口,慵懒的声音里,满是调侃的味道。

“呵呵,秦先生,你想多了。你以为我还是五年前那个单纯的小姑娘?别忘了你我的身份,我是白太太,而你也还有个蒋子依。”我迅速整理好情绪,学着他的语气,我刚刚的表现已经极尽卑微,不能再给他任何鄙视我的机会。

“也是,像你这样的女人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要生情的更不知道有多少。”秦深结实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将手中抽了一半的烟狠狠地捻灭。“女人,真特么贱,尤其是你这一款!”

“秦深,其实......”看到他暴怒的样子,我有些后悔刚才说过的话,或许我该和他好好谈谈。

第三章 留下来陪我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突兀。我看了眼来电号码,是白家大宅的座机。

“大少奶奶,这么晚您去哪儿了?您快点儿回来吧!大少爷不见了。”我一按下接听键,就传来了刘妈急切的声音。刘妈,是白墨的奶妈,一年前,我和白家的大少爷白墨订了婚。订婚后没多久,白墨就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精神失常,只有五岁孩子的智商。

“刘妈,你别慌,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声音很沉稳。处变不惊,是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在四年前就教会我的。

“大少奶奶,大少爷睡到半夜突然就醒了,看到你不在,就吵着要出去找你,他力气太大,我实在是拉不住,他一个人穿着睡衣就跑出去了。”刘妈的声音带了哭腔。

“刘妈,你找几个人在别墅四周找,我开车去远一点的地方找。”精神失常的白墨大半夜跑出去很容易出事。

我费力地从沙发上起身,那里传来的不适,让我走路的样子都有些怪怪的。路过秦深身边的时候,手腕猛地被他狠狠抓住,“别走,今晚留下来陪我!”男人的声音淡薄又妖凉,却带着不容反驳的霸道。

“你说什么?”秦深对我,从来都是干完了提起裤子就赶出去,连澡都不会让我在他的别墅里洗。

“我说不允许你走!”秦深冷冽的声音,在巨大的别墅里回荡,听起来有些阴测测的。

“呵呵”我发出一阵冷笑,“秦深,你太过分了吧?你明明听到了刘妈给我打的电话,白墨的情况,一个人出去,不仅自己很危险还很有可能会伤到别人。”往常,秦深办完了事,连让我多待一会儿都会觉得是脏了他的地方,今天却让我留下来,明显是故意的。

“你确定你要以这种被男人干到合不拢腿的姿势走出去找他?”秦深的声音带着隐藏不住的怒气。

“这不都是拜秦先生您所赐吗?如您刚才所说,上过我的男人多到我自己都数不清,这种姿势不正符合我在S市人尽可夫的形象吗?很搭啊!”我的语气淡然,故意摆出一幅满不在乎的神情。

这些日子以来,秦深在我身上从来都是肆意发泄,毫不怜惜,以至于很多时候我都不得不带着遮都遮不住的暧昧痕迹,出现在众人面前。进进出出地已经被狗仔队拍到过好几次,而白墨只有五岁孩子的智商也并不是什么秘密,因此,我早就被他毁成了淫娃荡妇,现在又来装怜悯?真可笑!

“滚!沈情,你特么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女人!”秦深爆吼着一把推开我,我本就艰难支撑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板上,额头狠狠地磕在了墙角。

我趴在地上半天,才极其费力地爬起身,瘸着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别墅。额头很疼,好像有液体留下来,抬手抹了一把,殷红的血液粘了我一手。泪水不争气地留下来,身上的伤再疼也疼不过心里。

第四章 白墨

秦深第一次和我上床的时候,就很清楚地告诉过我,我被白家卖了。为了让秦深帮他们重塑昔日的豪门辉煌,我的婆家把我卖给了秦深做代孕情人。

“代孕情人!听明白了吗?我永远都不会娶你,更不会爱你,我只会干你!直到你有了我的孩子为止!沈情,你永远都只配做我的的玩偶,我的泄欲对象,我繁衍后代的工具!”秦深的话回想在耳边,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径直砸进我已经冷透的心。

这就是那个我爱了四年,追了四年的男人,一年以后第一次见我,对我所说的话!心里酸涩得难以忍受,那种感觉几乎要把我的整个胸膛都撑炸了。

好不容易我才算坐到了自己的车上,打火,开车。我要去找白墨,那个现在唯一还能给我一丝温暖的人。

在车上我不停地拨打着白家大宅的电话,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了,天都已经亮了,白墨还是没有找到。

我正想着再找不到就去警局报案,突然发现路边围了一群人,隐约听见有人在喊:“打死他,小疯子,吃东西不给钱还偷东西!”

“会不会是白墨?”我心里一沉,赶紧停车,朝着人群跑了过去。

“别打我,我不是坏人,情儿来了会把钱给你们的。你们别打我了,好疼!”果然是白墨的声音。

我立刻拨开人群冲了进去。只见几个年轻男人正对着白墨一边骂,一边拳打脚踢,白墨的前胸和后背已经挨了好几下,他的身上沾满了泥土,嘴角还挂着血丝,一双大手紧紧的捂着睡衣口袋,瑟缩着身体向这群人不住地求饶。

“你们别打他,他偷你们什么东西了?我给钱!”我一边拉扯着那几个年轻人,一边掏出钱包。

几个人一听说有人要给钱,立刻住了手。

“这小疯子吃了我们好几屉包子,还偷了好几个粽子,就算一百块吧。”一个高个子年轻男人喊道。几屉包子,几个粽子就一百块,明显是在讹人。不过我现在没工夫跟他们计较,打开钱包抽出一百块递了过去。

高个子男人立刻抻走了我手里的一百块,又继续说,“这小疯子还弄坏了我们的桌椅,吓跑了好几桌的客人,这个也要赔!再拿一千块!”

我是昨晚出门的,没带多少现金,也不确定自己的钱包里有没有一千块,一下就有些迟疑。高个子男人可能以为我不想给钱,一把就抢走了我手里的钱包。

钱包里不仅装着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还有一件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扑过去夺自己的钱包。男人见我去夺钱包,一个闪身,反手就将我推倒在地上。

“不许你欺负情儿!”白墨不知道从哪里冲了过来,一拳就朝着那个推倒我的高个子男人鼻梁揍了过去,那男人的鼻子立刻就冒了血。其余几个人见同伴受伤,立刻恶狠狠地朝着白墨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