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联盟

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54)

冷眼向洋看世界2018-06-21 10:47:59

点击冷眼向洋看世界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序 言

当城市“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广袤大地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我们每天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缕阳光,永远不再是透过浓密的树叶缝隙洒落在窗棂上的斑驳的光影,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那些被密匝匝的楼群分割成七零八落的霞光,听到的也只是夹杂在滚滚车轮和急躁的鸣笛声中偶然的鸟鸣、虫嘶之声。


在这城市明晃晃的日光里,我看到刺目的光穿过云层毫无遮挡地照耀在一面面通体玻璃面的高楼大厦上,通体的玻璃犹如太阳一般反射出更加明亮晃眼的光来。一条条盘旋在林立的楼群间的马路上,行进着一群群低头奔走的人,仿佛一群穿行在井底的蝼蚁,他们的头顶蒸腾着比夏日的阳光还要炽烈的热气,耳畔有风过丛林的沙沙声,更没有广阔的蓝天白云,在他们的视野中天空已无法用广阔来形容,抬眼之间展现在他们眼界中的仅仅只是被楼宇分割的几块儿陈旧的蓝布,而且他们已没有时间去注意天空是否宽阔,心灵是否放飞。


透过那通体闪亮的玻璃我看到的只是晃眼的光。在科学发达的时代,玻璃外面的人永远被隔离在外面,我们无法看到里面的任何,然而里面的人却明明白白看到一群群浑身蒸腾着热气的蝼蚁,他们窃笑通体的玻璃阻隔了阳光的暴烈,空调的凉爽击退了肉体的燥热,但在窃笑之余,他们奔走在更加狭小的格子间,内心蒸腾的热气被空调的冷气阻堵在内心,却更加的燥热。

导语:生命是一首无字的歌,它的旋律或激荡、或悲壮、或温柔,没有停顿、没有终结,只有不间断的演奏。阿古拉和塔拉各自演奏着自己的歌。这歌来自丛林,来自山脉、来自原野、来自它们的内心。这内心对自由、对旷野、对真实自我的召唤,又将它们聚合在了天地之间,一起走向原始真实,把灵动的魂魄放飞远方......


第五十四章  放飞


浩瀚的丛林给了塔拉无尽的自由。那曾经被迫缠裹在它身上的衣服,早已被丛林中喷薄的原始气息化为了碎片;那曾经给它带来羞辱的铁链,在娜伊兰给它解下的瞬间,就永远从它记忆中消失,永不会再在它头脑中出现了。


几年时间,塔拉已跑遍整个大兴安岭山脉,足迹遍布丛林的每一个角落,那足迹已由原来的稚嫩轻巧,变成了如今的厚重沉稳。在它的身上,除了那张脸和那强健的身形,没有人再可以看出它身上流淌着的是人类的血液。厚重浓密的头发从头顶垂下,披散在肩头,灵巧的耳朵前后扇动、收拢判断着声音的方向,灵敏的听觉胜过真正的狼;黝黑脸庞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总是灵活机敏地转动着,一身黑长的体毛覆盖着它完美的身形。塔拉在丛林里已完全成长为了一只狼,一只仿若狮子般的狼。


自从离开娜伊兰,它就永远与人类断绝了关系,它奔进丛林,用自己全身的每个细胞搜寻着乌吉坎率领的狼群。它生于大山,长于大山,很快就找到了那支自己和母亲一起生活过的狼群,那里能让它感觉到母亲的气息。它的到来引起了狼群小小的骚动,它们中的大多数已嗅出它的气息,认出了它,但是它们也从它的身上嗅到了人类的气味,而且这种气味压过了它身上应该具有的最原始的狼的气息,狼群对它产生了排斥,狼王对它发出了警告。


它怎么可以放弃自己和母狼一起生活过的狼群,它用自己不离不弃的决心和自己的聪明,重新被狼王认可,重回到狼群。它们一起嬉戏,追逐,捕猎,它的机敏、勇敢让它赢得了尊重,得到了地位。年老的狼王开始有意无意地让塔拉代替它做许多事情。它带领着狼群在寒冷的冬季围攻鹿群,它猎获了两只鹿;它还带领着它们袭击了马群,猎到了马匹。在它的带领下每年的冬季它们基本都填饱了肚子。老狼王看到了塔拉的力量,在感觉自己越来越老得情况下,它把狼王的位置让了出来,自己退到了一边,给了塔拉足够的空间。


塔拉带领着它的狼群在草原,在丛林奔跑着,厚重的体毛在风中飘舞着,似腾跃的野马。它的头脑中已淡去了母狼的形象,但那流淌在雪地上的鲜血,依然清晰鲜亮地留在它记忆的最深处,无法摆脱鲜血背后的仇恨。这仇恨缘于生它的人类,也止于人类。娜伊兰温柔的歌声和她那蝴蝶翅膀般美丽的裙摆,是它记忆深处除却对人类仇恨之外的又一层留存于人类的温情!


寂静的山岗上静静卧着好几只狼,在山岗顶端岩石上卧着强壮骄傲的狼王,在它身后是一片茂密的松树林,林子里密密匝匝排满了松树。镜子般明亮的月亮挂在空中,静静地注视着蹲在山岗下,正仰头注视着狼群的阿古拉。


没有丝毫留恋地离开了老鬼头他们的爬犁队后,阿古拉开始在丛林里到处游荡。它不再像以前那样跑进丛林深处没多远,就记挂起刘文远,在没有完全了解透丛林里的气息时,就匆匆返回到主人的身边。现在它不用再去记挂任何人,它奔向丛林的深处,深到再也听不到人类的一点点声音。


丛林对它既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当它毫无牵挂地投入到丛林的怀抱,它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开始蓬勃起一股异样的气息,那气息来自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那是要将它的整个灵魂融入丛林的气息,可是面对着它早已烂熟于心的丛林,它却无从安放自己飘荡的灵魂,它就这样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终于有一天夜晚,就像现在一样的一个夜晚,它听到一种声音,这种声音它曾经在刘文远他们的营地多次听到,可是那时这声音没有像现在这样吸引它,刺激它,那声音冲破丛林里的树冠,向宽广的宇宙冲去,同时刺激着它的耳膜,撩拨着它的血脉,让它心潮澎湃。它飞快地奔向那个声音,它看到好几只狼在对着天空嗥叫,它震惊了,就像当年塔拉听到狼王的叫声一样,傻傻地仰望着。


阿古拉和当初的塔拉一样,张开嘴,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而嗓子是哑的,声音是从喉管中挤出来,嘶嘶哑哑断断续续的。所有仰叫的狼,停止了叫声,眼露凶光地注视着它,并慢慢向它围拢过来,一遍遍嗅着它身上的气息,最后冷冷地离开了它。然而阿古拉却突然不想再离开它们,无意识间它就认准了这群狼就是它的灵魂所在了。谁也不理会它,它却像过去布兰吉带着塔拉那样义无反顾地跟在它们的身后。它不参与它们的捕食,不分吃它们的食物,不喝它们的水,只是跟在它们后面,观察着它们。狼王感觉到阿古拉不会对它们造成危险,就没有理会它,不赶它走,也不接纳它。就这样阿古拉一直跟着它们直到现在。


山风慢慢起来了,丝丝缕缕的白云飘过月亮的脸面,山坡下的松树林发出阵阵树枝轻摆的声音,使整个夜晚更加的静谧。卧在山岗岩石上的狼王,直起了身子,蹲在岩石上仰起头,对着被白云半遮半掩的月亮,又开始了嗥吼,很快它身后的狼也相继对着天空唱起了只有它们明白的歌子,声音被风吹着传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阿古拉仰头看着它们激动地、大口大口喘息着,再次学着它们的样子,这一次它成功了,它竟然很自然地融入了它们的合唱中,所有的狼都听到了它的声音,它们看着它,看到它自如地嗥叫着,陶醉着,它们没有制止它,接受了它发出的狼语。


这已经是阿古拉几年前初次步入丛林里的情景了,如今阿古拉已如它的父亲苍多般组织了自己的队伍,它身上流淌着的王者的血脉让它越加成熟稳健起来。它那剽悍的身体已超过了它的父亲,一身棕黄的体毛蓬勃而充满光泽,一双深邃的眼睛,早已没了幼年时的稚嫩和单纯,那里布满的是智慧和成熟。


暑去冬来,春又至。塔拉和阿古拉都回到了原始的丛林,在各自的领地生活着、成长着。没有人再回忆起一只小狼被人类收养在狗圈中,也没有人忆起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狼收养。记住它们的只有时间,是时间见证着它们的存在;是时间见证着它们的成长;是时间劫走了它们的原始魂魄;是时间重又赋予了它们原始的自由,任由它们驰骋在它们的空间。


一场罕见的大火烧毁了丛林,打破了丛林里所有生灵的生活。塔拉所在的狼群也没能兴免于难,死的死,伤的伤,几乎没剩几只,它们从丛林逃到了草原。


草原对于塔拉并不是陌生的地方,它早已带着它的狼群在这里出没。它们在这里追赶过狍子,捕猎过黄羊,袭击过羊群,只要是可以让它们生存的地方,它们都去过了。


大火烧得草原上的动物一下多了起来,它们都集中到了一条横亘草原的河流边上,在各自的营地一边悠闲地休息,一边又警惕地注视着周围其它动物的动静。塔拉带着它仅有的两只狼,也混杂其中,等待时机去捕获生存的食物。


一连几天,塔拉它们几乎没有捕猎到可以彻底解除饥饿的动物,虽然在它们的视野之中到处都是可以用来果腹的美味,但在这种鱼目混杂,看似平和实者处处隐含危险的环境下,每一类物种都最大限度地调动起自己的潜质。它们随时都保持着一种高度的警惕性,尤其是那些弱势群体,对狼保持着极高的警觉,所以塔拉和它的同伴曾多次想攻击一群鹿,但最终没能捕猎到任何一只,它们的警觉没有给它们留一点点机会。


横贯草原的小河静静地流淌着,河水不深,清澈见底,一缕缕水草随着河水舞动着,招引着一群小鹿,小羊追逐着水草嬉戏着,它们似乎对卧在附近的塔拉没有一点点感觉,但是它们周围的父辈们却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塔拉和它仅有的士兵,根本不给它们留有任何的希望。塔拉只能远远注视着,在鹿群周围徘徊着,等待着机会的出现。


不远处仿佛镜子般明亮的河面上倒映着几只野牛的影子,它们正在河边悠闲地喝水,两只小牛正在只能没过它们小腿的水里逗闹摇摆的水草,四五只成年牛围在它们周围,这是一支不大的牛群,可能也是几只逃离火海的幸存者,最主要的是塔拉一眼就注意到了它们之中有一只非常苍老的老公牛。它处在它们之中,步履蹒跚,身上显现出弱势。塔拉把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了它身上。


塔拉一点点地向它们靠近过去,身后只剩下一只瘦骨嶙峋的兵了,另一只弱不禁风的,早已成了别人的口中之物。


野牛群并没有注意到塔拉,这好像是一只临时组建起来的牛群,它们之中似乎没有什么头牛。整个群体显得非常散漫,没有组织纪律性,每只牛只注意着自己。它们中的几只看到了塔拉和它身后的狼,但没有介意,也许在它们的眼中,塔拉并不是一只狼,是一种它们不认识的新物种,它身后的那只仅仅剩下一层皮的狼,在它们的眼中根本没有任何的危险性。它们可以用头上的角轻易刺破它的腹腔。它们依然悠然地吃着草,只有那只老公牛对自己很不放心,始终紧跟在那两只小牛身边,挤在其它几只身强体壮的成年牛之间,寻求着它们的保护。



一个上午河边所有的动物都和平地相处着,没有任何战争暴发。太阳将暖暖的阳光洒在每一个生灵的身上,吃饱了的野牛被温暖的阳光熏照得懒洋洋地,两只小牛已挤在一公一母两只牛的身边打起盹,这是一个四口之家,其它三只公牛也卧在了四口之家边上,老公牛想靠在它们中间,但它们似乎并不喜欢,没有给它让出位置,老公牛只好卧在边上。


阳光更加温暖,河水更加安静了,许多动物都进入了睡眠状态,但它们之中总有一只高度警惕的哨兵,而只有这群牛还没有制定出它们的组织规则,没有为整个群体放哨的哨兵,它们眼中只有自己,慢慢它们一个个进入了昏睡状态。


塔拉看到那只老公牛轻轻闭上了眼睛。周围安静极了。它慢慢抬起了伏在前肢上的头,注视着,没有看到老公牛睁开眼睛,它一下站起,飞一般地向老公牛冲去,卧在水边的一群野鸟被惊醒,扑楞楞飞了起来。老公牛毕竟还是老将,一下被惊醒,立刻站起向边上奔逃而去,脚力依然很棒,但它的体力还是比不上年青的塔拉,很快它就慢了下来,眼看塔拉的前肢就要搭在它的屁股上了,这时其它几只公牛却从侧面向塔拉和它身后的狼攻击过来。


塔拉受到攻击,速度放慢下来,老公牛得以逃脱了追击。塔拉躲闪着公牛的攻击,想摆脱它们,留下身后的狼,自己继续去追那只老公牛,它不能让它有喘息的机会,可是几只公牛似乎知道了它的意图,缠着它不放。它们看到仅仅只有两个敌人,就跑来救老公牛了。


眼看老公牛就要完全逃脱了,塔拉的步子却放不开,此时,它忽然感觉眼前闪过一道黄光,一个影子飞扑向自己周围的公牛,几只公牛哞哞叫着,显然受到了惊吓,一个个向后退去,塔拉一眼瞥见一只体大雄健的狼冲过来加入到它的战斗中。塔拉摆脱了其它公牛的攻击,又向老公牛追去。


大火一样把阿古拉也赶到了草原,只是它没有塔拉那样幸运,它所在的狼群在被大火追赶着奔逃过程中,仅仅只剩下它自己了。它也在草原上徘徊着寻找着食物,也注意到这群散乱的牛群。它看到了它的同类在追赶一只老公牛,本以为它会成功,没想几只成年公牛却加入了角逐,这可能会让它的同类失去一顿美餐,它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进去。几只公牛没有想到忽然杀来了一只健壮凶悍的狼,很快吓破了胆,它们一个个四散逃开,不敢再靠近阿古拉。此时,塔拉已追赶着老公牛离开了其它成年牛的保护范围,其它公牛躲开阿古拉,又聚拢到一起保护着两只小牛。阿古拉没有攻击它们,它知道自己的力量敌不过眼前体壮的公牛,转头向塔拉追去。

塔拉紧跟在老公牛的身后,不紧不慢,它已经不拼命去追赶它,它等待着,等待着老公牛筋疲力尽,似乎又在等待着帮助它的同伴,它感觉到那同伴会追过来,这是它的直觉。


阿古拉追了过来,来到了塔拉的身边,塔拉友善地对它笑着,阿古拉侧头看着它,一张让它震惊的脸。


这张脸它已经注意很长时间了。来到草原,同类对它的吸引很大,很快它就发现了塔拉它们,但是它一下就注意到塔拉和自己不一样,然而它的所有动作和习性又完全和自己一样。它观察着它,对它产生了好奇,如今当它如此近距离地面对着它的时候,它看到的脸,让它的头脑中迅速闪现出那日松的脸庞,那是一张留存在它记忆最深处的脸,它对它立刻产生了好感。


它们一前一后追赶着老公牛,不给它一丁点儿喘息的机会,追赶中它们竟配合得如此默契,你快我慢,我堵你劫。它们追赶着老公牛,但又不一下将其击倒,它们追追停停,逗闹着老公牛,体验着彼此配合的乐趣。

老公牛被追得喘着粗气,浑身是汗。追到半下午的时候,塔拉和阿古拉却停止了追击,一前一后看着老公牛,给了它一点喘息的机会,但它们绝不会就此放了它。它们要在草原上玩一玩它们的游戏。


老公牛已被它们从牛群中完全隔离了出来,它的周围再看不到任何一只牛的影子,它被完全孤立了起来,它的心理防线被一点点击溃。它看到两个追击者停了下来,也远远停下了,可它看不到同伴,哀哀地叫着,一边观察着追击者,一边慢慢向河边走去。塔拉和阿古拉不紧不慢地跟着,老牛终于来到了河边,它想喝口水,可是头还没有够到河水,塔拉就攻击上去了,就这样它们轮番攻击着老牛不让它喝水,老公牛在河边来来回回地徘徊着,就是一口水也喝不到,渐渐它越来越没精神,头低垂下去,跌进了崩溃的边缘。它开始在草原上漫无目的地、疲惫地行走着、哀叫着。在接近黄昏的时候,塔拉和阿古拉同时跃起向它追去,它们要结束这场游戏了。老公牛看到两个追击者同时向自己奔来,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在连一步都没有迈出的情况下,就轰然一声倒地,再也没站起来。


塔拉和阿古拉看着倒下的公牛,彼此微笑着,注视着对方。它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对方,它们饱餐了自己的猎物,留下一地的血迹残骨给那些弱小的动物,踏着落日的余辉,肩并肩向草原尽头的河流奔去,它们要淌过河水,奔向另一片丛林,将它们原始的魂魄放飞在这原始的丛林。

(完结。。。

前文回顾

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53)

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52)

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51)

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50)

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49)

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48)

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47)

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46)



《阿古拉和塔拉》内容简介:一个本不应错位的错位,造就了两段传奇的故事。出生在狼窝中的小狼错位在了人类的狗圈中,人类的孩子错位在了大兴安岭的丛林。它们在各自错位的环境中接受着血与丛林法则的历练,但不论是错位的小狼,还是错位的狼孩,在最原始的丛林面前,它们嗅到的是同样的原始气息,这气息吸引着它们合归一处,嗥叫于荒野,放飞它们自由的魂魄。



平台作者介绍:

潇暮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学士、在职硕士。北京市丰台区作家协会会员。2007年开始小说创作,2011年3月首部小说《小魔方历险记》被《绽放-当代新锐作家小说集》收录,2017年10月由线装书局出版长篇小说《阿古拉和塔拉》,并有多篇散文见于报端。工作之余,喜欢在己一方书斋,读书创作,于忙碌中找寻点滴闲暇,品赏文字之优美,挥洒创作之激情,以唯美之文字,妆点灵魂,使之舞之蹈之。


编辑:婧伊


赞赏识别二维码

请投稿发送到

微信:JSY160208

箱:

3478434851@qq.com即可。